•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介绍页 >>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列表页 >>  第215章 214平安归来,婚礼还 远吗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 第215章 214平安归来,婚礼还 远吗 文 / 卷卷泪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欧洋倒在血泊之中,周围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虚幻,模糊,他知道,是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他的视线是对着天空的,不是在城市,天上的繁星闪烁,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美的天空了,能死之前看一眼,似乎很值得了。

        他仍然记得年少的时候,天空也是这么美的,只不过他打从出生,人生就跟美丽沾不上边,他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至少没有人希望他活在这个世上。

        没有人能拯救他,他已经堕落深渊,也没有人愿意拯救他,将他从黑暗带往黎明的光。

        如果能从头开始,从新来过,他希望自己只是平凡人,有个平凡的家庭,普普通通的父母,没有分离,没有争吵,他还能有一个自己爱的女人和孩子。

        对于这样的结局,他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这一切,来源于他的嫉妒,偏执,有病。

        留下来了,就没想过再离开。

        心脏的心跳越来越多。

        脑子已经没有办法集中思考,已经涣散了。

        死亡并不可怕,对于欧洋来说,那只是一种解脱。

        晚上十点二十四分,欧洋宣布死亡。

        那一枪,程徽是直接打中他的眉心的位置,通常,打中心脏还有脑袋,就算是神医过来都拯救不了要死亡的命运。

        晚上十点四十分,直升飞机已经开离这个村庄,带走了秦昭,,还有那条大土狗。

        直升飞机上,已经带上了氧气罩。

        医生没忘记另一病患秦昭,初探她额头的时候很烫,那是发烧的症状。

        一登机,他再伸手过去摸一摸,似乎比刚才更烫了。

        医生立马说:“得弄点温水擦一擦她的身体。”她再这么烧下去,肚子里的孩子指不定跟着出事,再没检查清楚之前,不能随便给她开药吃。

        独立的小房间里。

        秦昭身上只穿贴身衣物,身上裹着厚厚的大棉被,她在冒冷汗,头发也已经微微濡湿,蔺璟臣拿着温毛巾,一遍又一遍的给秦昭擦着身体,她睡得并不踏实,眼角有点濡湿。

        这模样,简直是挠心挠肺的让人心疼。

        蔺璟臣俯下身子在她眼角亲了亲,辗转,又亲了亲她的唇,没有深入,却饱含珍惜,缓缓地,侧头覆在她耳边温柔的安抚:“宝贝,乖,没事了。”

        一遍又一遍的细声安抚。

        秦昭渐渐的睡稳定下去。

        大土狗被找到的时候是在他们村子里某个人的家厨房,看他们是准备把这条狗给炖了,水都烧开了,幸运的是,这条大土狗还有点气息,很微弱。

        蔺璟臣找来的医生,毕竟不是兽医,没办法给狗狗看是怎么回事,而且环境限制,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检查,只是做了简单的包扎,希望去到医院,那人,还有狗,能够活下来。

        半个小时,直升飞机到达江东市人民第一医院。

        因有提前打电话让医院准备,被推进了抢救室,而秦昭,同样少不了身体上的一些详细检查,尤其是肚子里的宝宝,不知道什么情况。

        大土狗也被送往宠物医院救治,它伤的很严重,头部被打的流血,还有被胡大志狠狠踢的那几脚,内部的器官一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至于胡大志。

        警方把他带走了。

        走前,他被收拾的一顿惨。

        收拾他一顿的人是程徽。

        当时警察也在,看到他动手,啥话都没说。

        劝有用吗?

        没用。

        虽然说打人是犯法的,但是,他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带走之后会交给江东市的公安局处理,还有人贩子,这一代的人贩子估计要遭殃了,十有**个个都得被抓去吃牢饭。

        病房里。

        秦昭躺在床上,烧没有完全退,不过已经没有那么烧了。

        此时,正在给她吊水。

        院方已经给她做完身体检查,并且外伤也再处理过一遍,现在只要等待检查结果出来就好,没有流产的迹象,肚子里的宝宝应该是没事的。

        很快,院方的检查报告出来。

        秦昭是受了惊吓动了胎气,不过宝宝在肚子里很健康,一切指标正常,不过身体营养跟不上,低血糖,需要补充营养。

        被关在窖村的房间里近半个月,接触不到一点阳光,吃的方面,秦昭几乎没什么胃口,她为了宝宝着想,每天都是逼着自己吃,身体营养能跟的上才怪。

        的手术持续到凌晨四点,才从手术台下推出来,按道理来说,操刀的是蔺璟臣带过来的医生,在国内是著名的内科医生,他摘开口罩,脸色写满疲惫。

        还没脱离生命危险,被送去的重症室躺着,能不能活下来,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是关键。

        而在当晚,秦昭已经平安归来的消息通知了罗衡阳他们,担心秦昭的亲人跟朋友,提心吊胆的一颗心终于舒缓下来。

        罗衡阳凌晨的时候就像坐直升机从京都飞去江东,不过被程徽劝住了,罗衡阳的身体本就不大好,这番操劳奔波太过于折腾,便让他在耐心等待,天一亮,他们就会带秦昭飞回京都。

        这个夜晚,蔺璟臣跟程徽终于能够睡一个安稳觉了。

        ~

        天明,直升飞机从医院的顶层飞走。

        秦昭睡得很沉,回到京都仍然陷入深度睡眠中。

        梨安园别墅,是这么多年来最多人上门拜访的一天,他们都是来探望秦昭的,不过人没醒,看两眼就只能在楼下客厅坐坐喝喝茶。

        阿姨今天已经换了好几回茶叶,屋子里,那种温暖又美好的感觉似乎终于回来了,秦昭不在的日子里,屋子里死气沉沉的。

        欧洋做过的那些坏事,蔺家人已经得知,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

        至于他的死亡,在蔺家渲染了一股悲戚的氛围。

        不过他的恶劣事迹并没有在京都里流传出去,那并不是什么出彩见得了的光的,与其让别人指指点点,说着说那,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他们知道。

        蔺璟臣不想成为别人口中舆论的对象。

        欧洋的尸体,已经被欧家在警局认领回去,葬礼,是默默的在筹办中。

        此时。

        国外。

        吴芊桐今天心神格外不宁,她打翻了水杯,玻璃做的水杯碎了一地,温水溅起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她蹲下身子,正欲捡起碎片的时候,她的母亲就推开门进来了,神色略显凝重。

        吴母道:“你别划到手了,我来整弄。”

        “没事,我自己来。”

        吴母叹口气,说起刚才接电话得到的消息:“头先蔺家的姑姑打电话过来,她说欧洋去世了,问他的葬礼,你要不要出席。”

        吴芊桐把碎片扔进垃圾桶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欧洋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些猝不及防,不得不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吴芊桐一句话都没有说。

        吴母安慰了她几句话。

        终究是夫妻一场,现在欧洋离世,多多少少有些伤感的。

        “妈,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吴芊桐声音有点沙哑的道。

        吴母不在说什么,离开房间,出去前替她关上门。

        好一会,吴芊桐伸手捂住脸,无声的哭了出来。

        人不在了,似乎再去追究过往的纠葛伤害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死亡,总是最触动一个人的情绪波动,让人有时觉得,死亡离自己真的很近,所以,人生在世,且行且珍惜。

        ~

        秦昭睡了一天一夜,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是躺在他们家的卧室床上,蔺璟臣就躺在她的身侧,一手横在她的腰上。微微侧过身子,她看着蔺璟臣的脸庞,同往常的帅气不一样,男人眼底有深黑色的青黛,下巴冒出了胡茬儿,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没睡好。

        她不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蔺璟臣的生活过得一塌糊涂。

        白天像机器人一样在工作,在筹谋怎么对付欧洋,晚上,一夜无眠,浮躁,思念,担心,几乎将他摧毁。

        秦昭伸手摸摸男人的脸颊,似乎是瘦了些,紧随,如释负重的往他怀里靠了靠,手悄悄地穿过他的腰身,抱住。

        只是,稍微有点儿动静,浅眠的蔺璟臣已经醒来,他睁开眼睛,看到本来平躺着谁的女人已经侧着身子搂着他的腰。

        蔺璟臣开始慢慢的圈住她的身体,勒的越来越紧。

        秦昭轻声喊了一句:“璟臣。”

        蔺璟臣抱着她好一会没说话,他头埋在她肩窝,低哑的嗓音深情的唤她:“昭昭。”

        “我在。”

        秦昭用力的回拥:“我好想你。”

        猛然,她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肚子还很痛,急问:“我晕过去的时候肚子很痛,璟臣,是宝宝出了问题吗?”语气,很是慌张。

        蔺璟臣亲了亲她的耳朵:“宝宝没事,不用担心。”

        秦昭悬起的心再落下。

        她很担心在那种地方,肚子里孩子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尤其是当胡大志意图要对她不轨的时候,瞬时,想到那个胡大志,秦昭心里一顿反感,觉得恶心。

        秦昭又问:“那大土狗呢?”

        那时候她看着大土狗在她面前倒下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不行了的样子,在她最煎熬的日子,那只大土狗跟她愈发亲近,甚至懂得跟在她身边保护她。

        狗的生命,并没有比人类的命廉价。

        胡大志的狠打狠踹,身为狗主人,实在是令人觉得心寒。

        这种人,畜生都不如。

        蔺璟臣听说了,那只大土狗原本是那胡大志家养的狗,但是没想到那只狗后来为了秦昭咬了自己的主人,结果落得个差点被打死的下场,他轻抚秦昭的背:“找到的时候剩一口气,现在在宠物医院里,能不能够活下来,还得看接下来几天的情况。”

        秦昭鼻头发酸:“璟臣,我们一定要救活他好不好?”

        “好,你别哭。”蔺璟臣低头看秦昭眼睛,眼圈红红的,在她额头亲吻两下,那只狗,在秦昭心里面是意义非凡的。

        其实蔺璟臣该做的都做了,大土狗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得看那狗的求生意志够不够强。

        怀了孕的女人,情绪果然不受控制,但一条狗懂得对对她的人报答,本身就是一件值得令人感动的事情。

        秦昭没哭,接着问:“那‘刘森’情况怎么样?”若不是他替自己挡了欧洋的两枪,她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蔺璟臣回:“没死。”

        秦昭还想问点什么,蔺璟臣直接堵住了她的唇,亲吻的力道很温柔,却极致缠绵,似是充满了深深的想念,因为无法像秦昭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他好想她。

        他的宝贝,他的命。

        床上,微微摇晃。

        两人紧紧的拥着亲吻,蔺璟臣的呼吸略微沉重,强健有力的手臂环着女孩的腰,秦昭双手抵在男人胸膛,最后,在缠绵悱恻的亲吻下她伸手抱住蔺璟臣的脖子,都在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传递着对彼此的想念,跳动的心脏有些剧烈。

        结束的时候。

        蔺璟臣抱着她,缱绻的在她脸颊亲了又亲。

        秦昭脸颊因为这个吻,脸颊嫣红,终于有了一丝的血气,她微微喘着气。

        没有腻歪多久,蔺璟臣起床去给秦昭倒温水,转而到楼下把早就熬好的粥给端上来。

        粥加了红枣枸杞之类的药材,是补气血的。

        蔺璟臣喂秦昭喝了一碗。

        粥煮的香甜滑腻,不过一碗,秦昭就在吃不下了,“再吃半碗,恩?”

        粥消化的太快,一碗,实在是太少了。

        秦昭不想吃的,但还是乖乖的点头。

        蔺璟臣再去给她盛粥的时候,秦昭坐在床头,目光看向阳台外面,看着像是在发呆,发呆之际,饭团今天居然敢胆大包天的跳上了床,它坐在棉被上,棉被下,是秦昭的腿。

        平时可不敢的,毕竟屋子里的男主人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它只敢在床底下转悠。

        饭团“喵!”的一声企图吸引秦昭的注意力。

        秦昭听见,转回头看它,她伸出手,饭团就把猫爪子搭在秦昭的手上。

        饭团啊,真是被养的有灵智了。

        床头柜上,蔺璟臣的手机震动响起。

        秦昭伸手拿过,划开屏幕,其实跳出来的信息是qq浏览器的新闻,她本来没在意的,欲要删除的时候看到标题,是关于昨日股市情况的新闻。

        她点进去看,紧随把关于近日的财经新闻都大致看了遍。

        金融危机在她不在京都的那段时间里爆发,且她有看到关于华耀和中阳合并成一家公司的新闻,原来,在她不在的时候,京都也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幸运的事,都化险为夷。

        蔺璟臣的手机里有个app是看股市的数据情况的,秦昭点开看,发现每一只股的情况都不怎么乐观。

        此时。

        蔺璟臣已经再端一碗粥上来,看到秦昭拿着他手机在浏览什么,他问:“看什么?”

        秦昭把屏幕对着男人。

        蔺璟臣在她旁边坐下:“手机放一边,没什么好看的。”过不了多久,股市情况就会好转,然后,用调羹舀了一口粥递到秦昭嘴边。

        秦昭张嘴吞下,粥已经被蔺璟臣吹得温温的,不烫口,其实她只是手心有点破皮,但是拿调羹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只不过蔺璟臣不让她自己动手,非要亲自喂她。

        看着蔺璟臣认真喂她吃粥的模样,她的心,渐渐踏实下来了。

        下午,罗衡阳跟程徽过来看她,程家父母也来了。

        习天凤说:“抽空你就给你姨母打个电话,她知道你出了事,很担心,一直嚷嚷着要过来京都,不过你姨丈没给她乱来。”起初吕先生还想隐瞒吕夫人的,不过每当吕夫人微信上联系秦昭的时候,总不见回应,他们又挺想秦昭过来香港玩玩,这几次下来,吕先夫人就察觉不对了。

        秦昭点头:“恩,晚点打。”

        如果秦昭没有被欧洋弄到偏僻的村落里去,按照他们的行程,那天他们若是回去京都,第二天就准备过香港一趟的,因为吕氏夫妇惦记他们,还有程徽,他们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晚上,他们留在梨安园吃了顿饭才离开。

        ~

        接下来的几天,秦昭都处于养身体的状态,蔺璟臣甚至不去公司,有什么事都是李怀过来一趟或者视频会议上说,他留在家中照顾秦昭,吃过饭就带她出去外面散散步。

        期间,吴朝阳跟苏紫都跑过来找她聊聊天,日子过得倒不闷。

        吴朝阳还把自己的烦恼事告诉秦昭:“昭昭啊,大炮年初三那晚上跟我表白了,可把我吓了一跳,现在怎么办,不管我怎么劝他,他不死心,非得让我当他女朋友。”

        大炮,她从小都当成哥们的男人,有朝一日居然说喜欢她,这反转,她愣是没回过神来,重要的是,她对大炮,没有feel。

        感情的事不可能勉强,所以吴朝阳愁的头发都白了。

        苏紫道:“要想让他死心,你找个男朋友啊。”

        “男朋友又不是街上的大白菜,说找就找的,追我的是不少,不过,哪个不是冲着我吴大小姐的名来的,合眼缘的,一个都没。”

        秦昭笑笑:“大炮挺好的,你要是能跟大炮在一起,以后就是我的妯娌了。”

        吴朝阳脸黑。

        三人现在有说有笑的,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们身上,桌上放着花茶点心,看起来日子非常的小妹好。

        事实上在秦昭醒来那天有过来一趟的,两人差点都哭了,不过眼泪还没掉下来,就被秦昭一句笑话给弄的收回去了:“你两别哭,哭了我不安慰不递纸巾的。”

        即便有秦昭那么一打岔,她们的情绪仍然很沉重,心疼秦昭的遭遇,还好,她平安归来。

        那只大土狗已经撑过来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因为受伤太严重,没个半月一月是好不了的,现在还由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照顾。

        至于,他已经醒过来,身上背负着几条罪状,不过程徽看在他救过秦昭的份上,已经尽量的让程家帮他脱罪,至于他以前的犯罪档案,在国际刑警那里,是躲不掉的,坐牢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欧洋离世的消息,秦昭已经听说了,不悲不喜的情绪吧。

        他这个人,在秦昭眼里有点悲哀,从之前那次对话中,秦昭明显感到,欧洋很厌恶这个世界,而恨这点,秦昭心里有些数了。

        同样是私生子,一个慢慢的走向绝境,一个是事业家庭都美好,很容易产生对比感。加上欧洋心理铁定是有点问题的,这就是导致他走到死亡这个地步的原因所在吧。

        丧事已经办,听说吴芊桐去参加了,在丧礼结束之后,她甚至不做任何停留,直接飞回马来西亚。

        回也匆匆,去也匆匆。

        养了一个多星期,蔺璟臣才让脸色看起来好些的秦昭回去上学。

        而如今,三月已经来临。

        说好春暖花来的季节嫁给蔺璟臣,两人政都已经扯了,那婚礼,还远吗?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不错,请把《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第215章 214平安归来,婚礼还 远吗”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