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258岁文一恩,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258岁文一恩,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范盛宇一句都说不出来,只是抿昆了唇,握紧了手指。如果他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知道沐清荷是如此的善于伪装,心机甚至比他想像中的还有深沉,他绝对不会和她结婚。事到如今,想要离婚却那么难!“文澜,是我们没有教育好孩子,我们做父母的也有错。但是看在盛宇现在知错能改的份上,给他一次机会吧。”范自国轻轻叹息,也是懊悔不已。他一直都喜欢文一恩,也一直希望她可以做他的儿媳妇。所以当儿子想要悔改时,想要重新追回恩恩时,他也是支持的。孟霜见儿子受了责难,看着心疼,也替他说话:“文澜,以前的事情不全怪盛宇,是我做得不对。但是我们一家是真的很有诚意地,而盛宇现在也看清楚了一切,知道恩恩才是会是值得他喜欢的女孩子,所以他想尽自己的能力弥补曾经的伤害。文澜,看在孩子曾经在一起也有过美好的份上,看在盛宇是真心诚意的份上,你就让他们见见面吧。”孟霜为范盛宇争取着机会。“我说了恩恩要不要见盛宇由她自己决定,虽然我是她的姑姑,但也不可能勉强她做任何事。”文澜依旧平静,把主动权都交给了文一恩。只是于她而言,就算范盛宇有心改过,她也不愿意把文一恩交到他的手上。她自然还是欣赏乔冷幽的,人品那是没话说,对文一恩更是疼爱有加。只是上天捉弄,让他们之间难以再续曾经,不得不说是让她也感觉惋惜和遗憾的事情。“那我能上去问问恩恩吗?就在门外问问她。”范盛宇墨眸深处微闪了一丝光芒。这时,管姨把切好的水果端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并且接过话去:“盛宇少爷,你现在和恩恩没有什么关系了,你这样上去怕是很不合适。你的话我帮你带上去问问恩恩。你就在这里安静地等着吧。”管姨便转身要往楼梯方向而去,范盛宇的目光追随着管姨移动着,直到她消失在他看不到的转角。管姨上了楼,敲了文一恩的房门,得到允许后才进去,看到文一恩坐在床上,背靠着软枕,双臂圈着曲起的膝盖,而目光而看着窗外,不知道停留在何处。“恩恩,范少爷一家来看你来了。范少爷他想见见你。”管姨走过去,站在床边,看着脸上泛着几丝憔悴的文一恩。“他怎么来了?”文一恩的蛾眉明显不悦地皱了一下。“听说你生病在家就来看看你。还带了什么人参燕窝这些的。”管姨一边说一边的嫌弃,“恩恩,别怪管姨多嘴。他们姓范的这根本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恩恩,就算你真的和乔公子无缘了,重新找一个对你好的,我也不赞同你和范少爷和好。因为感情这种事情,伤害背叛你后,有一次就有二次。管姨怕你再受欺负。”管姨是真心担忧文一恩会因为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而随便对待感情或者婚姻,或者也怕她对范盛宇还会有一丝的旧情。“管姨,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呢也是有脑子的人,不会感情用事的,就会感情用事也不会为他。而且他如你所以不是好人,我又怎么会再犯第二次错误。管姨,你放心吧,我不会选择他的,所以我也不会见他。让他走吧,别来找我了,挺招人烦的。”文一恩言谈间十分淡然轻松,仿佛早已经把这段往事随风。“听你就这样说我就真的放心了。”管姨替她理了理被子,“我下去打发他们走。”管姨下了楼,范盛宇从沙发内站了起来,急切地问着:“管姨,恩恩她愿意见我吗?”“盛宇少爷,不好意思,恩恩她不想见你,她说以后也别来找她了。”管姨实话实说着。“怎么可能?恩恩和盛宇一同长大,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很深厚的。我不相信恩恩会就这样的话。”孟霜也站起身来反驳着,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我没有必要骗你。”管姨拧着眉,觉得孟霜有些无理取闹,“范太太,盛宇少爷当年伤害背叛恩恩,还和沐清荷纠缠不清,若成是我我也不会和曾经的负心汉有任何的瓜葛,所以恩恩这样决定自然是无比正确的。”“你——一个下人而已,胡说八道些什么。”孟霜气恼得脸上泛红。“妈,别说了。”“小霜。注意你的言行,这里是文家。”孟霜咬着唇,被一个下人打脸说教,她堂堂范太太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所以气得是胸膛起伏不定。“既然恩恩不愿意见你,那我也不留你们多坐了。来人,送客。”文澜连眼皮都没有掀动一下,声音冷冷的,“还有你们带来的东西也一并带走吧,我家恩恩无福消受,文家曾经没有要过范家的任何东西,现在也不需要这些安慰!”“范先生,范太太,范少爷,这边请。”有人上前招呼着他们,连带着他们的东西一起送出了门。孟霜看着关掉的大门,气得只咬牙,只差没有跺脚了:“这一家人真是不可理喻!儿子,这世界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以你的身份地位难道还找不到比文一恩更好的女人吗?她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文一恩了,她结过婚,又离婚了。儿子,别再念着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了。”“小霜,你怎么这么说话?你要记住了当初是我们范家,是盛宇对不起恩恩。”范自国对于妻子的颠倒黑白十分生气,转身上了车。“妈,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你就别操心了。”范盛宇替她打开车门,将母亲推上了车。范家离开了文家,只是却不知道有暗处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这个人便是一直入不了范家的沐清荷。这段时间她一直跟踪着范盛宇,想找机会和他单独见面。只是没想到范盛宇对于她不闻不问不说,甚至还在他们没有离婚之际就想要和文一恩复合,除了让她痛彻心扉外,更燃烧起了她内心的一把火。她站在原地,愤恨地咬着牙关,眼睛里都是深深的恨意。“我绝对不会如此善罢甘休!”沐清荷此时早已经走投无路,如果没有帮助她,她难以再重新回到范家,更是无法和文一恩对抗。她唯一的选择便是回到了沐家,卑微地请求。沐刚听到下人来报沐清荷要见他时,沐刚十分不悦:“让她滚,有多远滚多远。”“清荷小姐说了,如果不让她进来,那么她就要把她知道的一切事情都说出去,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她现在一无所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下人把沐清荷的原话告诉了沐刚。沐清林刚好从楼上下来,听到这件事情:“爸,她不过就是为了求财,不如就给她点钱算了,如果因为旧事而闹得满城风雨的话,会影响我们的最近的合作。”沐刚把手里的报纸放下:“那你看着给。别惯着她,也要她知道如果她敢再威胁我们,我们有的是办法让她失失。”“我知道。”沐清林便出去见沐清荷。站在门外的沐清荷早已经不复曾经的美丽光鲜,如今的她和走在街上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那些普通人还过得惨。沐清林隔着雕花的大门看着门外的沐清荷,薄唇边的笑意淡淡,他从身上取了一张银行卡夹在手指中间。“这张卡里有三十万,念在你曾经服侍过我的份上,算是对你格外开恩了。下不为例,而你也别不知好歹,见好便收才是聪明人。否则便是逼我不念旧情。”“呵呵”沐清荷冷冷一笑,有几分的凄凉,“沐大少爷,为了沐氏,你们沐家父子让领养的女儿妹妹去和形形色色的男人睡换取合作,而且大哥睡了养妹,还怀了大哥的骨肉这些消息才值三十万吗?沐大少爷,你是不是太小看了自己的身价!”“是你只值这个价!”沐清林眼潭清明,并没有受她威胁而乱了分寸,“不过只是高级婊子罢了。”“我是婊子,那你不是嫖客吗?”沐清荷现在并没有任何可以在乎的,破罐子破摔就是她此刻的心态。“说出去对你没有好处,范盛宇不仅会重新认识你,更会憎恶你,甚至更有理由让你净身出户!”沐清林提醒着她,她那么爱范盛宇,又怎么能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我现在和离婚又有什么两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沐清荷眼眸中泛起了冷光,“既然你不愿意我就卖给媒体一个好价钱。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倒是沐氏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了。”沐清荷冷冷勾唇,利落转身。沐清林微眯起眼睛,看着此时早已经不同的沐清荷。以前她还怕会毁了她的名誉,怕范盛宇不要她,如今,她已经是孤身一人,的确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丑闻一出,他们沐家受到的损失更多一些。“沐清荷,你要多少?”沐清林让她开价。“五百万。”沐清荷转身,伸出一只手掌,“我也是念在曾经的情分上,给你打了五折!”竟然想要一千万,真是疯了!沐清林在心里骂着,脸上却保持着浅笑:“清荷,一百万。只值这么多。你要知道范盛宇有意要和文一恩复合,而文一恩曾经可是乔公子的妻子。你认为乔公子会让别的男人念着他曾经的女人?你的这些消息一出,范盛宇自由了,就更能和你离婚了。但乔公子手掌传媒命脉,他怎么可能会看着范盛宇离婚猎获自由而去追求他的前妻?所以你这个消息能卖出去的机率并不高。再一次得罪乔公子,你觉得你还能待在这里?”“所以一百万够你用了,别太贪心了。”“两百万。”“一百万。”“两百万。”“一百万。”最后,以一百五十万成交。沐清荷拿着钱离开了沐家,她握紧手中的那张银行卡,这是她唯一拥有并可以利用的东西了。休息了两天,文一恩重新投入了工作。因为她觉得自己一直闷在家里,倒还会胡思乱想,不如在忙碌的工作里忘掉很多事情。人一旦忙起来,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去想。只是文一恩还是医院的停车场里遇到了乔冷幽。彼时,乔冷幽刚好出院,虽然病好了,但还是需要好好休息一点时日,所以但脸色还是有些病态的苍白。乔冷幽出院这一天,除了霍仲晴来接人,还有徐智琳。她伸手去轻扶着乔冷幽的手臂,满眼的十分的关切,还有爱慕。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好感,都写在了她的脸上,眼睛里。文一恩看到乔冷幽时,乔冷幽也看到了她,两人四相对,瞬间觉得空气变冷。文一恩觉率先收回了目光,准备离开,却被霍仲晴叫住:“恩恩,你上班啊?”“嗯,上班。”文一恩顿住脚步,勉强地浮起了笑意,“我快迟到了,我先走了。”文一恩丢下这句话,急急地转身离开了。而乔冷幽的的眼潭里一片平静,却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不用麻烦徐小姐了。”他刚才在文一恩的面前不过是做做样子,她都走了,那也不必做戏给谁看了。文一恩到了办公室,一坐下脑子里都是乔冷幽和徐智琳在一起的画面。他们挺相配的,至少她不能给乔冷幽的她可以给。“在想什么昵?叫你都没有听见。”林玫走过来,拿了一杯酸奶给她。“没什么。”文一恩摇头,翻着自己病人的病历。“恩恩,乔公子他不是和别的女人交往了?”林玫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还是问出了口。文一恩抬眸,盯着她看。“三天前乔公子生病入院,我和裴医生都去看过他。照顾他的是一个姓徐的小姐,长得好看,也有气质。”林玫说着自己看到的事实。“我刚才来的时候也看到他们了。这样挺好的啊,乔家有后了。”文一恩帮做轻松道。“好个屁!”林玫一掌拍地了桌面上,“乔公子倒是好了,你呢?你成这样不是他们乔家的责任吗?为什么事情的后果和所有的委屈都要你来承担!我替你不平。”“都是快当妈妈的人了,注意你的言行,这胎教可不好。”文一恩轻轻瞪了她一眼。“文医生说得对,注意胎教!”裴舟进来,严肃道。“反正我心里有火。”林玫咬着唇,很不服气。“有火冲我发。”裴舟安抚着妻子,“况且这是文医生和乔公子的事情,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会处理。”“裴医生说对得,林玫,谢谢你,但我挺好的。”文一恩起身,“我去工作了。急诊室这段时间很忙,人手不够,我暂时到那边帮忙。”文一恩便去了急诊室帮忙,那边的确很忙,忙到吃饭都没时间,所以文一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烦人的事情。这天,文一恩值晚班,却遇到了沐清荷。她手腕割伤送来急救。而正好是文一恩接诊,沐清荷的手左手腕都是鲜血,她用右手捏着。虽然她有片刻的惊诧,但身为医生,她很快就恢复了淡定,只把沐清荷当成一个普通的伤者看待。文一恩戴上口罩手套,拿起工具开始替她清洗伤口,专业认真,一言不发。“不想知道我怎么受伤的?”沐清荷先挑起了话题。“我是医生,不是警察。”文一恩用棉花洗着血迹,渐渐露出伤口,伤口略深,有些狰狞,“伤口需要缝合。”“我自己割的。”沐清荷挽起唇角,自顾自道,“文一恩,现在我一无所有,身份没有了,盛宇还要和我离婚我觉得我活着好累。”文一恩拿针管抽着药水:“准备给你打麻药,你忍着点。”她打了麻药后,开始替她缝合伤口。“可是我突然觉得就这么死了太不值了,那些害过我的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凭什么他们就活得开心自在,而我却要去寻死!所以我不服,我打了120了。”沐清荷也不管文一恩愿不愿意听她说的话,依然把她当成了听众,“文一恩,我算要死也得把自己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了,对吧?这样死也瞑目了!”沐清荷那张失去光彩脸上堆满了笑容,可是这个笑太假了。文一恩从始至终都没有都没有对于她的感言发表意见,只是履行医生的职责,救死扶伤。直到最后一钍缝好,前断了线,然后又给包扎好了伤口:“好了。你可以走了。”文一恩便脱下带血的手套去扔掉,然后收拾着工具,可就在这个时候,只觉得肩背之处被人狠狠地扎了一针般疼。她本能地伸手去摸肩,一边转身,看到沐清荷已经退开了几步。她的手中拿着一个针管,里面还有没注射完的血水。文一恩只觉得身体渐渐僵硬:“你对我做了什么?”“文一恩,我要你死,而且死得很难看!哈哈哈”沐清荷笑得张狂而得意,“这样盛宇就算和我离婚了,他也不敢和你在一起了。”------题外话------明天**来袭,大家要稳住。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258岁文一恩,我要你死得很难看”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