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256岁我们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256岁我们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文一恩看到乔冷幽幽深的眸中是炙热的火焰,滚烫得仿佛要将她吞噬燃烧怠尽。她害怕这样的他,怕他真的会不顾一切在将她吃掉。“乔冷幽,你冷静些,别这样。”文一恩的唇瓣都在颤抖,一双水眸里都是怜人的乞求。她如云的秀发散乱在身后,将她折皙的肌肤衬得越发得细腻动人,暖色的灯光也将她的眉目晕染,更突出她精致如画的眉眼,盛着水雾,柔软色勾人,而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潋滟诱人。她是如此的秀色可餐,又怎么能让他完全停下来。他已经两年多没有这么亲近一个女人了,此刻,心爱的女人在他的怀里,他更是无法克制自己那已经汹涌如潮的欲念。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得到她,她便不会再逃了。可是他还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要忍耐,要慢慢来,否则只会吓到她,她跑掉后就会再也寻不到她的踪影了。“冷幽,你听我说好吗?”文一恩见他是动晶莹如水的眸子像是一汪清泉微微浇灭了乔冷幽的怒火,让他的双眸也恢复了几丝清明之色。“如果真想让我听你说话,那么就说些好听的吧。”乔冷幽努力地忍着,额头上都浮起了细密的汗珠,“分开两年的日子里,直到现在你就在我面前,恩恩,你好像都没有说过一句柔软的话来。难道要你说一句好听的话就这么难吗?”文一恩看到他墨眸深处那片破碎的星芒,那些她不愿意看清楚的隐忍的痛苦。她怕自己会心软,会可怜他,那么将是把自己和他置于难堪的位置上。“乔冷幽,因为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我不知道要说多少次你才会明白。我们再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文一恩依然不能自己退路,“所以清醒地接受这样的我们,这才能重新开始。而你如此优秀卓越,只要你愿意重新开始,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比如徐智琳小姐。”乔冷幽的脸色很阴冷,甚至是眼里那最后一抹鼝温柔都消失不见:“那你的选择就是耿浩?”“对,他是我的选择,也是我想要重新开始没有你的人生的决心,你看不出来吗?”文一恩柔软的唇角一点一点的扬起一个弯起的弧度。她笑了,漂亮的眼睛弯弯如新月,晶莹剔透。“文一恩,我不会把你让给你别人的。”乔冷幽低头,薄唇在她的耳畔,咬着第一个字,让她听得更真切。文一恩只是盯着天花板,目光没有焦距:“那你是要把我软禁在这里了?”“你说呢?”乔冷幽笑,答案棱模两可。“无故限制他人的自由是犯法的。就算是你乔冷幽也不可一直把我软禁下去。”文一恩提醒着他。“既然留不住你的心,那就留住你的人,也好。”乔冷幽的指尖抚过她姣好的脸蛋。而后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下颔,再一次吻住了她。这一次的攻势比起上一次越加的凶狠,他的唇舌与她纠缠,占有,掠夺,汲取属于她的芬芳,要将他的味道一点一点入侵到她每一次的呼吸里,想要把她变成他的,永远的这样的吻令人心醉,也迷情,蚀骨便成殇。“如果这是我唯一能留下你的方式,就算两败俱伤我也只能认了。”乔冷幽微喘着气息。文一恩轻闭上了眼睛,只能任她予取予求。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无力反抗的,就算反抗,也是徒劳。她已经拼尽全力试过了,可是依然还是抵挡不住他的寸寸侵占。她没有力气了,她只能认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臣服于他的身下。她睫毛轻轻地颤动,睫尖染着灯光的细芒,脸色惨白的她像是脆弱而易碎的玻璃娃娃。乔冷幽也感受到了挣扎的文一恩安静下来了,她一动不动,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有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过脸庞,她的脸上呈现的是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仿佛认命了这样的文一恩好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躯体一般。乔冷幽看着这样的她心痛之极,所有的热情都被她给浇灭,他无法再继续面对这样心如死灰的文一恩。乔冷幽起身坐在了沙发上,目光平视着前方。文一恩躺在沙发上,目光一直落在天花板上。两人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久到似乎时间都没有溜走一般。“你走吧。”乔冷幽最后打破了沉默,声音里都是疲惫不堪。文一恩的眼珠这才动了动,仿佛才有了一点生气一般。“你说什么?”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我说你走,马上走,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乔冷幽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音量也拔高。文一恩这才从沙发内缓缓起身,双腿放在地板上,抬眸看着但面前一直背对着她的乔冷幽。他很高,灯光将他的身影也拉得很长很长。文一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没有说话,迈步离开,一边整理着自己身上被乔冷幽扯破的衣服。她离开的脚步很轻,但依旧清晰地传进了乔冷幽的耳朵里。她每走一步都仿佛用力是踩了乔冷幽的心尖上,疼得他眼眶微微泛红,狠狠地盯着对面的墙壁,那目光仿佛要把墙壁都要凿出一个洞来。“文一恩,从此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他的声音低哑地徘徊到了文一恩的身边,钻入她的耳内。“好,从此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文一恩顿下脚步,咬牙重复了一次。然后,她再迈开脚步,离开这个曾经是她家的地方。如此,甚好,他们再也不用纠缠不清,他们可以放下曾经了。良久,乔冷幽失魂落魄地跌坐进了沙发内,低下头,将你埋进了双掌中,任谁也看不到他那张难受的脸,那双痛苦的眸。文一恩走到外面,看到自己的白色宝马车也停在院子里。应该是乔冷幽让他的人开到这里来的吧。文一恩走过去,顺利的打开了车门,而车钥匙就静静地躺在车椅上。她坐进去,发动车子,便把车开走了。她第一次开这么快的车,还把车窗降下,任外面的冷风悉数吹进来,甚至夹着一些雨滴,打在脸上,冰冷地让她咬紧了牙关。她的长发在风中扬起,仿佛是暗夜的精灵一样穿梭在夜色里。她一口气开回了文家,把车停下,下车就脚软了,迈步上台阶时,差一点就跪下去了。她咬着牙,站了起来,推开门进去,刚进客厅,那模样就把家里所有人给吓到了。她长发凌乱,面色惨白,身上衣衫破碎,雪白的肌肤上还有暧昧的红点,整个人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毫无神采,这模样让人不得不往不好的地方联想过去,让人担心。“恩恩,你这是怎么了?”文一泽第一个上前,扶住了她。文一恩似乎已经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一般,就瘫软在了文一泽的怀里。“恩恩,你说话啊,发生了什么事?是有人欺负你了吗?”文一泽看到文一恩这样,心中怒火中烧。“我没事。也没有人欺负我。”文一恩想把发生的这段事情都抹去。“那你怎么会这样?”文一泽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上下轻扫过,也不敢细看。童遥已经拿过了一件披肩给文一恩裹住身体:“先坐下来说吧。”“恩恩,别让姑姑担心,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得知道。”文澜拧着眉,只希望不是最坏的结果。管姨心疼得已经眼泛泪光了:“恩恩,别怕,有大小姐替你做主。”“我真的没事,这只是意外。”文一恩再一次强调着,“我没有被人欺负。你们真的都不要担心。我现在只是觉得好累,没有力气了。我想洗个澡好好休息。”“真的没事?”大家都觉得事情并不像文一恩说得这么简单轻松。“真的没事,我骗你们做什么。”文一恩微微一笑,想让他们放心。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笑容有多么的牵强,她越是这么故做勇敢就越是让人担心她。只是现在她并不愿意说这个事情,他们也不能太过勉强。“大哥,你扶我上去一下吧。”文一恩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一步了。“我先去给你放洗澡水。”童遥先一步上楼了。文一泽直接抱起了文一恩,将她抱到了楼上的房间里。等水放好后,童遥帮着文一恩到浴室里,扶着她躺入了浴缸。“我和一泽都在外面,有需要的话就叫我们。”童遥再三叮嘱着她。“好。”文一恩拉着童遥的手,“谢谢你,小遥。”“说什么见外的话。”童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出了浴室。文一泽站在落地窗边,听到童遥出来,立即转头:“恩恩没事吧?”“没事。”童遥走过去,与他并肩,一人站一边,“我们守在这里能有什么事。”“恩恩她”文一泽顿了一下,“是不是被人侵犯了?”“我看恩恩就是颈部和锁骨处有红印子,其他的地方没有。应该不会这最坏的结果。”童遥以她的观察判断的,也是一个做医生和女人的经验,“恩恩没有必要说谎。”“就算没有到最坏的一步,但恩恩还是遭受到了欺负,为什么恩恩都不愿意说呢?”文一泽很苦恼,“我们是她的亲人。”“也许那个人是恩恩不想提起的人。”童遥毕竟是女人,有些感觉是蛮准的。“她不想提起的人”文一泽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圏,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是乔冷幽,还有一个是范盛宇。”乔冷幽是她想忘记的人,所以不想提。范盛宇则是她厌恶的人,提他都嫌恶心。“我的直觉是乔公子。”童遥与文一泽目光相接,“因为恩恩的眼睛里没有恨,却藏着爱与无奈。而这人自然只有乔公子了。”文一泽眉眼间的神色更凝重了。他深呼吸一口:“就算是他也不能这么伤害恩恩。我要去找他问问为什么要这么对恩恩。”“别去。”童遥拉住文一泽,“乔公子对恩恩情深意重,这样的事情也许是逼不得已。而且感情的事情局是人看不清,旁观人也帮不了。他们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处理得好。一泽,你搅进去又能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成为给恩恩幸福的那个人,到是可以。否则你关心则乱,只会感情用事,也许越帮越忙。”“我”文一泽被童遥的一席话说得毫无反驳之言。的确,他的确会感情用事,不管谁对谁错,他的确会只护着文一恩。文一泽心里的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叹息。看来他是无法是追究乔冷幽的过错了。这一夜,太多人无心睡眠。直到天际泛起了鱼肚白,直到霍仲晴来到乔冷幽的家,看到自己的儿子像是一座雕像一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到晨光一寸一寸的照亮他的脸庞。而他一夜未眠,眼底血丝浮起,青色的胡碴也乱冒出来,模样憔悴不堪。“冷幽,你在这里坐了一夜?”霍仲晴上前问他。“妈,咳咳咳”乔冷幽话未出口,已经连续一阵咳嗽。“是生病了吗?”霍仲晴心疼着儿子。她上前,伸手摸了一下乔冷幽的额头,那里的肌肤一片滚烫,灼人手掌心,让她都缩回了手。“儿子,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霍仲晴责备着他,语气却是心疼的,“都烧得这样了,我马上打电话让医生来一趟。”“妈,不用了,这点小病死不了的。”乔冷幽倒是满不在乎一笑。“大清早的胡说些什么!”霍仲晴板起了脸色,是真的生气了,“妈不许你胡说!”“咳咳咳”“有话还是先喝口热水再说。”霍仲晴替儿子倒了一杯水送上,“慢慢喝。”乔冷幽喝下温开水滋润了喉咙与肺腑,感觉好多了。“妈,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想听吗?”乔冷幽把水杯放下,唇角那抹笑让霍仲晴内心一颤,总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消息。可是乔冷幽也不等她回答与否,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和文一恩彻底完了。我不会再对她纠缠不休了。以后我们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妈,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哈哈哈”乔冷幽说完,自己先高兴地笑了起来。霍仲晴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却莫名的酸涩起来。这明明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明明是一个好消息,可是为什么她却没有之前种强烈地渴望了。“妈,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为什么你不笑呢?”乔冷幽看着面前的母亲却一脸的凝重,一点听到好消息的模样都没有,“妈,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好消息吗?就算你现在要我和文一恩和好,那也不可能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法挽回!”乔冷幽字字如铁,眸光也渐渐清明凌厉。“儿子,我打电话叫医生来。”霍仲晴转移着话题,拿起电话要打医生的号码。“不用了,我还要去上班。”乔冷幽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乔冷幽倒在了地上,意识被黑暗吞没。“啊——不要——”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文一恩从床上坐起来身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瞳孔放大,非常害怕的模样。“恩恩别怕,你一定是做恶梦了。”童遥昨天晚上在这里陪着她。文一恩一夜没有睡安稳,总是在翻身。她看向窗外,天已经大亮了,明媚得让人睁不开眼,可却有泪从眼角流淌而出:“小遥,我梦见乔冷幽他跳入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256岁我们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