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246岁 她如此秀色可餐让他难以自禁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246岁 她如此秀色可餐让他难以自禁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说罢,乔冷幽还自然地坐到了文一恩的身边,一点也不觉得有些不妥的地方。在他的眼里他们之间始终没有变过,就算不存在婚姻关系,但感情是存在的,只是这份感情想要靠近对方时,却又是那么地无奈。文一恩坐在那里,没动,因为她穿着浴袍,这样穿着在已经不是自己丈夫的乔冷幽面前她总觉得不好。她本能地伸手去拉了一下领口处,而乔冷幽却眸光清明,一片深邃,唇角挽着一抹淡淡笑意,又似笑非笑,只是这么被他看着,文一恩的心跳都有片刻的摆摆。乔冷幽拧开了药膏的盖子,文一恩出声阻止:“还是我自己来,这样不合适。”有些事情能避免亲密的接触那就避免,她不是一个欲擒欲纵的人,她不想把乔冷幽搅进这场未知里,更不想和他越纠缠越深。有些事情,只做为朋友,特别是男女性朋友,不应该太过亲密。“只是帮你擦药而已,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乔冷幽依然顾我的把白色的药膏挤在他已经清洗干净的指腹上。文一恩想要退开,可乔冷幽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别动。擦完药我就走,不打扰你休息。”他再一次保证着,其实是在提醒着她如果她不让他擦药,他就会赖在这里不走了。这会是文一恩的恶梦,所以她无可选择。乔冷幽见她没有再有避开的意思,抬起手指,把指腹上的药膏涂在了文一恩微微泛着红肿的脸上,虽然五指痕迹已经淡去,但还是有些肿。他的指腹光滑温暖,带着药膏徐徐涂抹在她的脸上,指尖是轻柔而细腻的,动作小心地怕会把她弄疼一般。而他指腹的温热催生着药膏的凉意在脸上漫延开来,浸入肌肤里,非常的舒服,缓解着她脸上的疼痛感。文一恩是敏感的,是纯情的。这一生里除了乔冷幽这一个男人之外,她没有任何人。所以乔冷幽只是这样替她擦药,她也觉得紧张,觉得心跳不受控制,像是初尝爱情的小女一样羞涩。她刚洗了澡,头发是湿润的垂落,修饰着白皙的脸庞,而被水气蒸熨的肌肤白里透红,像是初夫开得最艳丽的桃花。她的眼眸似水洗了一般黑漉漉的,仿佛是璀璨生辉的黑宝石一样,娇媚,迷人。空气似乎低了几度一般,他离她仅有几公分的距离,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呼在她的脸上,让人心尖痒痒的。文一恩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收了收两分,有些不安。他只是笑,星芒在深深的眼潭里闪烁着。空气里更是暧昧了几度,他低头而来,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吻上了文一恩的唇。文一恩怔愣了一秒,也感受到了乔冷幽薄唇温凉的温度,慌忙着想要退开,可是他却没有允许。他一手扣住了她的脑袋,加重了这个吻,舌尖勾着她的,灼热的温度席卷着她的感官。他就这么轻轻一碰她就已经是大火燎原,可是他必须得克制自己,不能吓到她,更不能伤到她。他吻得激烈又小心,寸寸攻占,掠夺芬芳。而文一恩想要抵抗,却又抵抗不了,甚至还沉沦在他的柔情之中。直到她不能呼吸了,他才不舍地松开了她。但他也只是薄唇离开了她的唇,挺拔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尖上,甚至能感觉到他们彼此的鼻尖上都浮出了汗水。他们的姿势依旧亲密,依旧呼吸交缠在一起。文一恩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微恼,但恼得是自己。她便伸手要去推他。“恩恩如此秀色可餐,乔某难以自禁。”乔冷幽微微勾唇,深邃的眸子一片漆黑不见底。本来明明是他的错,却把责任推到了她的身上。这话好比是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性骚扰,却说那个女人穿得少一样。真是气死人了。文一恩咬着唇,脸蛋上浮起了薄怒的粉色:“你强词夺理,不可理喻。”她顿了一下缓和了呼吸:“药也擦过了,你可以走了。”刚才明明说好擦了药他就走,他不能不守约,否则她对他的好感将会殆尽。乔冷幽依然从容不迫地把药膏盖好,起身去洗了手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开。他在转身之前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坐在沙发里的文一恩优美的侧颜道:“恩恩,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妈找你的话,不管她说什么你听了就过了,千万别当真。”文一恩一惊,想起乔母的确是到医院来找过她,说要约她周末吃饭聊天。难道乔冷幽已经知道了,或者是知道他妈要对她说什么吗?“我只是推测。”乔冷幽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代表我的观点。记住,听了就忘了就行。如果是不明白可以找我问清楚。我等你。”我等你三个字他说得有些缓慢,咬得也有点重,给人感觉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等他,而是他一直都在等她一般。暖色的灯光在他的发顶晕开,都是暖暖的色调,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柔和起来,眉目间是柔软之色,越发得英俊迷人。文一恩没有说话,乔冷幽转身离开,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玄关处,回头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拉开了门离去。文一恩听到门锁轻落的声音,本来僵硬的坐姿也放松了下来。她整个人靠在了沙发背上,缓缓闭上了眼睛,然而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和气息。而秋雨浓的房间里,秋雨浓贺景倒了一杯水,两人坐了好一会儿秋雨浓这才缓缓开口:“贺景,对不起,今天我错怪你了。”她的确是表现出了对她的不信任,所以她无法辩解。从小到大她都很信任贺景,只不过错开了几年,她怎么就开始怀疑起他了?贺景端起茶几上的那杯水喝一口:“这不怪你。是我让你没有安全感。”若不是这样,她怎么会在那么重要的关头而不相信他?他觉得还是自己做得不够。一个男人不能被自己爱的女人相信,那是一种怎样心酸与无奈。“是我不好,你别介意。”秋雨浓自责着。“别多想了,我们分开这些年总有一些感觉生疏了。我们努力把它找回来就好。”贺景安慰着她,并不生气,不忍她责备自己,“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回曾经的默契。”秋雨浓抬眸紧紧地盯着贺景的墨眸,那里向她传达着一种勇气和力量,她浅浅扬笑:“嗯。我们努力一定可以。”贺景长臂一伸,揽着她的肩,将她抱在了怀里,让她的头轻靠在她的肩头上:“这些天累坏了吧。”“不累。”秋雨浓在他的怀里摇头。她知道贺景为了她,为了父亲,为了秋家,还有工作,所以他比她更累。“等叔叔好了,我们就把证领了吧。”贺景转头,低垂眉目,看着她卷翘的长睫,丝丝分明地在眼下落下阴影。而她也在同时掀起羽睫,对上了他的视线:“会不会太急了?”“我怕夜长梦多。”贺景心中虽然有些急迫,但是他的言语还是比较平静的。“我不会再任性离开你了。”秋雨浓却能听到他平静的语气后面那深深的伤感。“你知道吗?我虽然找了你一年多差不多两年,找到你又过了快三年了。算起来就是五年的样子。五年,我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耐性可以让你在外逍遥,没有把你绑回来。五年了,小雨,我觉得我已经等不起了。”贺景抬手,指腹抚上她柳叶般好看的眉。秋雨浓的眼眸里都是灯光的晶莹,雾气氤氲,柔软而迷离,似是湖水微澜。她感觉一阵酸楚涌动上喉间,她张开了双臂,圏住了贺景的颈子,将脸深埋在他的颈窝里,声音里透着哀哑:“阿景,我会负责你余生的时光,陪你一起幸福。我会这样紧紧的搂着你,再也不会松开你了,可好?”“甚好。”贺景也用双臂紧紧地回抱着她,抱着她清瘦的身体。他感觉到颈窝里一阵湿润的凉意。他知道她哭了,细微的啜泣声低低回旋。他低头,轻柔地吻了吻她的发丝。终于,他们再也不会错过了。第二天,贺景和秋雨浓要去医院看秋父,离开前秋雨浓去敲响了文一恩的房间门。文一恩也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拿着自己的包包。她出来后随手就关上了门。“恩恩你一个人?”秋雨浓的目光越过她,盯着门板看。“小雨,叔叔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也该回去了。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今天就是周末,文一恩答应了见乔母霍仲情,自然不能缺席,否则是为不敬。“嗯。”秋雨浓想也耽误了文一恩几天的工作,“那路上小心。不过你一个人回去?”“嗯。”文一恩与她并肩走向电梯。“乔公子呢?他不和你一起回去?”秋雨浓问得顺口又自然,仿佛在他们的眼里他们从没有分开过,也不是单身,而依然是夫妻一般。“雨浓,我和他已经离婚了。”文一恩说得轻巧,却也是提醒。“离婚了还可以复婚的。”秋雨浓不以为然,“只看你是否有这个心,我倒是看出乔公子的心了。”“朋友是我最大的让步。”文一恩与秋雨浓进了电梯,她双目平静地盯着反光的金属面板,一脸的淡然,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激起他心底的波澜。秋雨浓看着这样的文一恩,觉得她约束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只用平静冷淡来武装了自己,她就像一个美丽的假模特,漂亮却不真实,漂亮却没有情绪一般。秋雨浓也不多说了,因为感情的事情只有自己清楚。他们一起出了电梯,步出酒店大门时,贺景已经把车停好在外面等待着他们。秋雨浓打开了车门:“我们先送你去机场。”文一恩也不拒绝,谁让秋雨浓和她是最好的朋友,无需太过拘礼。到了机场,文一恩等了没有多久便登机了。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基本上都落坐了,她身边的那位乘客才姗姗来迟。文一恩正低头看着手机,只觉得有阴影扫过,就感觉到有人落坐在了她的身边。她本能地目光轻扫过去,是个男人,但当她的视线触及他的脸时瞳孔闪了闪。虽然乔冷幽戴着墨镜,但是她依然是一眼就认出了是他。他那张脸就算被墨镜试遮住,但依然勾人,加上他身姿高挺,气度不凡,在这经济舱里出现很难不引人注意。乔冷幽落坐后,看到身边是文一恩:“巧合。”文一恩只是轻轻挽了挽唇,一言不发,只看手机。这哪里会是巧合,乔冷幽虽然是这么说,也不是想给文一恩他故意的感觉。他订的是头等舱,却用头等舱与坐在文一恩旁边的乘客换了座位。试问哪个坐经济舱的人不愿意接受这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所以自然是欣然答应了。飞机起飞前,广播传来了关机提示。文一恩把手机关闭放好,然后多包包里拿出了眼罩戴上,微侧着身体,靠在椅背上,轻闭上了眼睛,似乎打算并不和乔冷幽说话。飞机起飞,直至平稳,乔冷幽见文一恩睡觉时眉心轻轻蹙着。乔冷幽向空姐要了一条薄毯给文一恩小心翼翼地盖在身上围好。而文一恩倒是睡得有些熟,昨天晚上乔冷幽一个吻搅乱了她心湖,让她的情绪起伏,所以她一个晚上都难以进入深度睡眠。这会儿在飞机上,正好可以补会儿觉。乔冷幽也只拿了些杂志来看,空姐送饮料时,他要了一杯纯净水。而帅气的他不免让空姐多看了两眼。两个小时的飞机回到了京港市,从上飞机到下飞机,文一恩真是一句话都没有和乔冷幽多说。乔冷幽也自觉地和她并肩而行,也不多话。他们两人都没有行礼,直接便出了出境大厅,而闻良掐好时间在外面等候。“回家还是去医院,我送你。”乔冷幽拉住匆匆行走的文一恩的手臂。‘“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文一恩拒绝了,语气听似温善,实则强硬。“恩恩,昨晚的事情我感到抱歉。以后不会了,希望你也别生我的气。”乔冷幽知道她还是介意昨天那个吻,只是当时被气氛催生暧昧,加之心中的渴望,没有克制好自己。乔冷幽眸光清明,很是坦诚爽快,如果她再拒绝的话就是自己太小气,而且表示她真的是很介意这个吻,为了那个吻而生气。罢了,她就大度一点。上了乔冷幽的车,闻良开着车汇入车流。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乔冷幽和文一恩,眸光有些复杂,有些话在他的喉咙里盘旋了千百遍,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在此时此刻。“文小姐,雨浓怎么样了?”闻良只好让自己转移开注意力。“都雨过天晴了。”文一恩心里替秋雨浓高兴,亲情与爱情都失而复得,人生幸福不过如此,“还有,闻良,雨浓让我替她谢谢你。”如果不是闻良一路陪伴与鼓励,她想秋雨浓还没有那个勇气面对自己最真的感情。“我和她是朋友。”闻良浅笑。闻良把文一恩送回了文家别墅,又载着乔冷幽离开,按他的意思往公司而去。他离开了几日,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解决。“乔总,有新闻。”闻良看了一眼后座上闭眸养神的男人。“说。”乔冷幽薄唇吐字简洁。“你和文小姐离婚的新闻今早突然爆了出来,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闻良眉心也跟着一蹙,可见事态的严重性。乔冷幽倏地睁开了明眸,锐光闪过而逝:“谁吃了豹子胆?”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246岁 她如此秀色可餐让他难以自禁”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