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243岁给句子划重点不是我强项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243岁给句子划重点不是我强项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乔冷幽和文一恩一起出了酒店,站在外面,空气清新,天气正好,一朵朵白云像棉花一样飘浮在湛蓝的天空里,格外迷眼。乔冷幽并没有打车,而是酒店有豪车专门来送乔冷幽。也对,像乔冷幽这样身份的男人,走哪里都会有专车伺候,不上百万都不好意思开到他面前。乔冷幽一如既往地体贴地替她打开了车门,文一恩顺势坐了进去。他才绕过车身,到了另一边,坐进车内。司机关上了门,回到了驾驶室内,把车从酒店门口开走。刚开上了马路,文一恩才想起来:“你不是出差过来的吗?都九点了,你不去工作吗?”文一恩觉得乔冷幽什么都没有带,不管是旅行箱还是公文包,或者是身边的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上来出差工作的,反而轻松自然地像是来度假的。“那边打电话给我说出了些意外,合作推迟了。”乔冷幽侧眸对上她晶莹清澈的眼眸,“所以我不用去了,正好可以陪你去医院看看秋雨浓的父亲。”“合作推迟了?”文一恩有些意外的放大了瞳孔,“那你不是白跑了一趟吗?”他昨天晚上十二点匆匆坐飞机过来不就是为了今天的工作吗?结果今天一早却说合作因意外而取消了,这是不是也太不顺利了。而且竟然还有人敢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放乔冷幽鸽子,这不是在自找死路吗?就算有天大的意外(除开有亲人离世),也不敢如此得罪乔冷幽吧。“没有白跑一趟,这不是刚好就有时间陪陪你吗。”乔冷幽长腿交叠,骨节好看地手掌在就放在膝盖上,指尖在上面有节奏地轻敲着,好不惬意,俊脸上一点也没有因为被放鸽子而愠怒之色。这话说得真是有水平。温柔低哑的嗓音已经是万般迷人了,加上这话更是中听,换成别人早就眼冒心心了,或者干脆直接扑到乔冷幽的怀里感动得稀里哗啦了,可是她文一恩倒还算淡定,只是微微将唇角微扬。酒店离医院并不远,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最多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乔冷幽下车后在医院门口买了鲜花和水果,这是探病的基本礼仪,而生在名门望族之家的乔冷幽自然不会忽视这些礼节。文一恩和乔冷幽到了秋雨浓父亲的病房。如同前两天一样,秋父依然躺要病床上,闭着眼睛,只有仪器的声音格外的清晰。贺景有公事脱不开身,只留下秋雨浓一个人守在这里。他说,他会早去早回。秋雨浓说公事要紧,她一个人可以。因为有些事,她总有一个人面对。秋雨浓站在玻璃门外,双眼紧紧地盯着父亲,她的眉心有一丝无法舒展开的轻愁。她听到了脚步声由远及近,转头,看向一起并肩而来的乔冷幽和文一恩。她转身,迎了过去,乔冷幽把手上的东西递给秋雨浓:“一点心意。”“乔公子,你客气了。”秋雨浓接过去放到了一旁的休息椅上,“感谢你的有心。”“我和秋总也算是有几面之缘,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长女。”乔冷幽得知这样的情况后,真的是意外。“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逢就说的事情。”秋雨浓柔软的唇边展笑,“我依然还是我啊。”正谈话间,那边蒋方亭和本院和几个医院谈论着走过来。蒋方亭走近后才看到是乔冷幽,有些意外,却又觉得是情理之中:“你这是有多不放心恩恩我和一块来这边。”“姑父,我只是出差而已。”乔冷幽强调,“听闻秋总入院,顺便来看看。”蒋方亭看破也不说破,便和医生进病房换衣准备看看秋父的情况。检查完后,蒋方亭出来:“情况很稳定。”中午,他们在外面吃饭,贺景的百忙这中抽了空闲时间赶过来,和他们四人相聚进餐。“乔总真是疼爱乔太太,这前脚走,后脚就来了。”贺景打趣着。“出差。”乔冷幽再一次强调。“也是,看看乔太太顺便出差。”贺景微笑。文一恩低头,只是安静地吃饭。乔冷幽的眼眸微扫过她,却发现她的莹白的耳根子边染着很淡的粉色。薄唇浅勾,心情愉悦:“都差不多。”“差不多?是差很多好不好,重点不一样。”秋雨浓说这话时是冲着文一恩眨眼睛的,“恩恩,你说是不是。”“我是学医的,给句子划重点不是我强项。”文一恩很是淡定地夹了菜,并且道,“你们是来吃饭的,还是聊天的。食不言,寝不语。”“还说不会划重点,这文言文说起来还真溜。”秋雨浓眼眸里都含着笑。文一恩轻瞪了她一眼:“好好吃饭。”饭后,贺景又去公司了。蒋方亭因为医院的事便赶着回去,乔冷幽出去办点事儿顺便就送他去了机场。而秋雨浓一直在等,等着父亲苏醒的那一刻。因为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如果父亲不清醒,那么将会危险。她坐在那里,表面看起来还算是镇定,但十指都抓紧了。还好有文一恩一直陪着她,坐一会儿就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转转。晚饭,只有秋雨浓和文一恩一起吃。时间刚到,不速之客秋母又带着律师而来,她还真是会掐着时间点儿来。“你来做什么!”秋雨浓看到秋母依然妆容精致,华服珠宝,一点也没有因为父亲生病住院而有一丝的疼痛而愤怒。这就是结发之妻吗?看到自己的丈夫濒临危险却还如此逍遥自在。甚至不惜算计家产。“秋雨浓,时间到了,我自然是来按你父亲完成的遗嘱上的嘱托。”秋母说得理直气壮。她一句话轻轻点燃了秋雨浓的怒火,还有伤痛。“我爸不会有事的!”秋雨浓激动道。“我也不希望他有事,但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应该面对现实。你爸苏醒的最佳时间已经过了,让你爸走得有尊严一点。这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秋母对身边的律师点了一下头。律师自然是明白:“秋小姐,秋总的这份遗嘱是受法律保护的,就算你是他的女儿也不能阻止,抱歉。”而随后跟来的医生也看到了律师手里的文件,自然是不敢违背。在律师和秋母的授意下准备进病房,准备将仪器都停用。“不,医生,你们不能这么做!我爸爸他不会有事的。蒋院长走之前也说过我爸情况稳定,他很快就会醒来。你们这样做就怕良心不安吗?!”秋雨浓急切地抓住其中一个医生,睁大的眸中氤氲着水雾。“秋小姐,我们只是尊重病人的意愿。有遗嘱为证,我们帮不了你。”医生淡漠的伸手去拨开秋雨浓的手。“不要!”秋雨浓眼底都是害怕与恐惧。她想要冲上去,却被秋母带的两名黑衣人给左右架住了手臂把她拖离开了病房一几步,不让她去阻挠医生的工作。“你们放开我!放开!”秋雨浓挣扎着,倔强地咬着唇,指责着秋母的冷血无情,“孙靓!我爸和你结发夫妻二十多年,你怎么如此狠心要置我爸于死地!你这样做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以后会不会有好结果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决定的。我只知道你爸现在的结局。”秋母冷冷勾唇,一点也不为所动。而去洗手间的文一恩回来就看到这样“热闹”的景,她匆匆跑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撞开了其中一名禁锢秋雨浓的男子。秋雨浓得到一半的自由,便一口咬在了抓住她的另一名男子手腕上,疼得对方松开了手。秋雨浓再一次冲上前去,要阻止医生。秋母见状,花容失去,怒斥着:“你们是废物吗?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赶紧的,别让她捣乱!”两名黑衣男子上前,想要再一次抓住秋雨浓,可是文一恩往秋雨浓身前一站,张开妇臂挡在了那两名黑衣男子身前,眼眸凌厉:“你们谁敢碰她一下,我就和他同归于尽!”文一恩身姿娇俏,肌肤白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此刻却能从她的骨子里感受到她的愤怒与强大。她像一座大山一般。“愣在那里做什么!”秋母又是喝斥,“对这个不相关的人不需要客气!”“是。”接到命令的两名黑衣男子直接上前,简单粗暴地抓住了文一恩,只因力量悬殊。“恩恩!”秋雨浓见他们如此对待护她周全的文一恩,另一边父亲面临危险,她心中绞痛,“你们别动她!”“就要看你的态度了。”秋母的视线扫过秋雨浓,左眉轻挑,强势而逼迫,“她和你父亲只能选一个。”“雨浓,你别管我,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救叔叔要紧,他可是你的父亲。”文一恩劝着秋雨浓,不希望她两边难以选择,更不想她因为秋母的威胁而乱了心神,“雨浓,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你已经没有母亲了,父亲就是你最亲最爱的人了。叔叔的情况还有救,也只有你能救他了。至少我没有生命危险——”“啪——”“多嘴!”秋母记恨着文一恩一席话,只会让他们处于不利的局面。他一把捏住文一恩的脸颊,傲慢地看着她:“你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真是太天真了,在本城我秋家的人想要收拾你一个女人只是掐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文一恩狠狠地瞪着秋母,那张保养得宜的脸早已经扭曲丑恶。这时寂静的走廊处传来了一阵击掌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高挺冷峻的男子迈着稳健的步子走来,简单的白衬衣和深色的西装就将他的不凡气度展现,更透出一种他人无法仰望的矜贵。乔冷幽的唇角虽然勾着笑,但笑意浮在脸上,未达眼底,眼潭却像深冬的冰湖,寒气清冽:“秋夫人,真是有魄力啊。”“你”秋母看着眼前的乔冷幽,感觉到眼熟,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乔公子你终于来了。”秋雨浓看到乔冷幽,一颗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快救救恩恩。”乔冷幽冷眸扫过那两名扣住文一恩手臂的男子,那锐利的视线像刀刃直插心脏,让两人胆寒欲裂。“松开!”一句轻飘飘的话却包含了十足的威严。那两人吓得赶紧松开了手,乔冷幽长臂一捞,把文一恩给护在了怀里。秋母见乔冷幽如此紧张地护着文一恩,心中已经裂开了一个缝,有什么东西正急速地往下坠落。也是秋雨浓那一声乔公子时终于让她明白了乔冷幽的身份:“京港市乔鼎集团的乔总?”那他怀里的那个女人**不离十就是他的太太了?传闻乔公子是护妻狂魔。传闻宁愿得罪乔公子也不要去得罪乔太太。传闻乔公子为了乔太太损失了上亿的合同。传闻太多太多,已经数不过来,反正就是乔公子的心里太太万万岁,宠爱无罪。“正是。”乔冷幽垂眸这才看清文一恩左脸上浮起了的红色指痕。蓦地,眼潭里已经乌云密布,山雨欲来。他抬手,掌心轻抚着文一恩红肿的脸蛋,声音里有克制地i滔天怒气:“谁打的?”而他一字一字让人心惊肉跳。此问更是让空气里的温度跌到了冰点,压抑得让人窒息。谁也没有说话,特别是秋母的脸色已经白了。“她——秋太太。”秋雨浓指向秋母。“我只是一时失手。”秋母看着比她晚一辈的乔冷幽却也被他强大而厚重的气场给吓得吞咽了一下喉咙。“失手?”乔冷幽唇边的冷笑越发的加深了,“秋太太,既然打了我太太那就用秋家来付出代价吧。反正你们也为了秋家而争执不下,不如让我帮你们处理了,也好少了一桩烦心事。”“乔公子,你贵人事忙,我们的家事就不需要你帮忙你了。”秋母陪着笑,但内心是颤抖的。她明白乔冷幽的意思,也相信他可以把秋家处理,甚至是让她流落街头。只是她在装傻看能不能糊弄过去。“我太太这一巴掌可不能这么算了。否则显得我太没有原则,也觉得我太太好欺负。”乔冷幽把文一恩扶坐到一旁的休息上,“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向我太太陪礼道歉,这事就算完。”秋母一听要她一个长辈,还是秋家的女主人给文一恩跑下道歉,她全身的血液都逆流而上了。“乔公子,欺负人也该有个度。”秋母深觉受到了羞辱。“那打我太太前也该想到这样的后果。”乔冷幽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并让愣在一旁的护士去拿冰袋和毛巾,“现在想撇干净呵,太天真了。”走廊上又传来了脚步声,沉稳而有力,速度也有些快。风尘仆仆的贺景也赶来了,饱满的额头上微有细汗。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看这阵势,贺景是有备而来,以免出状况。贺景走到乔冷幽身边,两人默契的看了一眼。他走到了秋雨浓的身边,扣住她的手:“抱歉,我来晚了。”“没关系,我还能撑一会儿。”秋雨浓并不责怪贺景,毕竟他也是尽力在陪她了,况且身在高位,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决策。医生看到贺景来了,自然也不敢妄动,在贺景凌厉的眼神下退到了旁边。秋母看到贺景来了,再加上一个乔冷幽,都是难对付的人物,也是她动不了的人物。心中自然是憎恶难当。“阿姨,收手吧。”贺景劝她。秋母依然维持着她高高在上的姿态:“我只是按遗嘱办事,我是尊重我丈夫的决定。”“阿姨,有些事情我不想戳破,我是想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也不要怪我不留情面。”贺景咬字很重。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243岁给句子划重点不是我强项”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