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185岁 媳妇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185岁 媳妇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坐在观众席上文澜和管姨也双双握紧了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人。 .

        “一泽……”文澜站了起来,叫着那个温润的俊秀男子。

        “肃静--”

        文一泽对着文澜一笑,用眼神示意她他安好。

        文澜却捂着嘴,流下了泪水,苦涩的泪水直往嘴里浸,喉咙都僵硬了,颤抖着唇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乔冷起身扶住文澜有些摇晃的身体:“姑姑,你先坐下。”

        文一恩的目光也一直紧紧地追随着文一泽,用惊喜而期待的目光描摩着已经三年不见的文一泽。

        他依旧那般高挺俊朗,眉目温润似玉,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

        他一件白色的衬衣,一件的卡其色的风衣配上蓝色的牛仔裤,只是下巴处冒着青色的细小的胡碴,增添了一份男人味的同时也多了一份沧桑感。

        文一恩想过千百种他们兄妹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会是在法庭上相见,自己的哥哥做了她案子的证人。

        文一恩越是隐忍着不哭,内心那种复杂的感情却是汹涌。

        文一泽消失三年,这位本就深居简出的文家大少爷早已经在世人的眼中模糊,所以除了自己的亲人,几乎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沐清荷交握的双手握得更紧,手背上的青筋都浮现了。

        文一泽一回来,她所有的秘密都将重见天日……她怎么就一时心软没有弄死他呢?为何让他还活着回来了。

        范盛宇表面很平静,但内心已经乱了。

        文一泽知道的太多了,曾经的挚友,终究成了最对立的敌人。

        文一泽的眼睛很墨,很漂亮,依然像以前那样透着温和,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改变。虽然说不上哪里没变,但却又改感觉到他变了。

        “我是文一泽,我在此发誓我尽我所知,所述之言纯属实言并且无任何隐瞒。”文一泽在庭上庄严发誓,然后就开始了他的叙述,“我和沐清荷曾经是恋人,她的内心并不像她外表看起来美丽无害。因为她的提议我们出国。在国外她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后来有一次我发现了她的秘密,串通了我妹妹文一恩当时的男朋友范盛宇欺骗我们兄妹,甚至趁我不在,从文家拿走三亿至今未还。而他们早就已经暗渡陈仓了。沐清荷便故意开车撞我,把我丢弃在荒野里,以为我就这样会死掉,却因为上天垂怜,我被人救了,却昏迷过去成了植物人,整整沉睡了两年,直到十个月前才醒来,又花了时间来康复,现在我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人的水平。这我这里有美国医院开具的证明,请法官大人过目。”

        “法官大人,证人的证词与本案无关,并不能说明什么,也不能证明我的当事人故意伤害罪。”

        “我也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和这件案子有些,但我说明的是从这件事情上可看出沐清荷是一个非常心思歹毒的人,她亲自杀人都能做出来,何况只教唆故意伤人。一切对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她可以毁灭。”文一泽平静地驳斥着,“我的救命恩人也跟我来了,在庭外候审,如果需要她也可以出庭做证。”

        一件案子扯出了以前的千丝万缕,也把范盛宇和沐清荷的陈年往事揭发出来,让人唏嘘不已。

        原来真相在这里,原来范盛宇劈腿在先,原来沐清荷是这样的蛇蝎美人。

        原来他就是文家的大少爷,听说才华横溢,风度卓然。

        最后,沐清荷申请了自的辩护,承认了自己教唆利诱马勇去绑架文一恩,所做也是想借此与乔冷做一外交易,放过范氏和沐氏。但对于马勇纵火伤人一事的确是不知道情,请法官查。她做过的事情她认罪,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下面请下面请双方律师做结案陈词。”

        “我的当事人已经认罪,态度良好,好在没有酿成大错,希望法官大人看在我当事人态度良好乔知错能改的份上能从轻发落……”金权做了总结,替沐清荷争取减刑。

        “……虽然被告认罪,但其心思其手段太过恶劣,影响过大,我希望庭上能综合考虑人证物证,给我当事人一个合情全理的交待,以正法纪。”沈淳字字锵铿有力。

        法官听取了双方的的结案陈词,加上各陪陪审审员的意见后,后作了最后宣判:“根据证人证词,本席现在宣判被告沐清荷犯诬陷罪,教唆罪,是事件主谋……根据我们刑法第xxx条,判处沐清荷一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宣判犯罪嫌疑人马勇故意伤人罪,绑架罪……根据我们刑法第xxx条,判处马勇三年有期徒刑。即刻执行。”

        当走出法庭,耳边还回响着法官那洪亮而威严十足的声音。

        沐清荷和马勇害人终于得到自己该有报应,可是这却不是最让文一恩安慰的,最让她激动的是她的哥哥文一泽终于回来了,回到了姑姑和她的身边,回到了这个家里。

        “大哥……”文一恩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滚落,却依然笑颜如花。

        “恩恩。”文一泽看着与他有几步之遥的文一恩,眼眶也沾染上了泪水。

        文一恩像只翩跹的蝴蝶,飞向思念已久的文一恩的身边,扑进了他的怀里,双臂将他的颈子紧紧地搂住,将她的脸紧贴在文一泽的胸膛之中,闻着属于他的味道,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才觉得这不是一场梦,是真实的。

        “大哥,我好想你,好想你……”文一恩反复地诉说着她的思念,泪水也浸湿了他的衬衣,“我再也不要你离开了。”

        “傻瓜,我这一次回来就再也不会走了,我会陪着你还有姑姑。”文一泽也抱紧自己这个可人的妹妹,温和的眸中都是宠溺,大手掌心亲昵地揉着她的发丝,“我也想你,想姑姑。”

        所以他从醒来之后就努力地进行了一系列的康复训练,让自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恢复到一个正常人的水平,然后以最好的面貌回到亲人身边,到家他心心盼盼的家中。

        “一泽……”文澜走到了他们兄妹身边,泛红的眼眶里都是对孩子的疼惜。

        “姑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文一泽与文一恩松开彼此,他握住了文澜的手,深深的自责着。

        “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姑姑心里就比什么都高兴。”文澜仔细地打量着文一泽,还抬手抚上他的脸,感受着真实的他,“只是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好在沐清荷那个坏女人已经得到报应。”

        “姑姑,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不要提不相关的人。”文一泽转移了话题,“姑姑,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文一泽把在他身后不远处,站在一根柱子边的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带到了文澜和文一恩的面前:“姑姑,恩恩,这是童遥,她和她的父亲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们是美籍华人,父亲是科学家,她本人是医生。童遥,这是我姑姑和妹妹文一恩。她和你一样也是医生。”

        “阿姨好,恩恩好。”童遥一头及肩发,发尾微微向里面卷,很配她清秀雅致的容貌,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精致和温婉。

        “童小姐,非常感谢你和你父亲救我家一泽。谢谢你,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们文家一定会尽力感谢你的。”文澜握着童遥的手,万分的感谢。

        “阿姨,我是医生,救人是应该的。况且文大哥还是家乡人。”童遥拒绝了文澜的好意,“我不需要什么回报的。”

        “既然这样,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和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一来,庆祝恩恩的事情有了圆满的解决,二来,给一泽接风洗尘。”文澜拘留着童遥,“你就别先急着回去,留在京港市里多玩几天。让一泽带你四处转转。”

        “谢谢阿姨。”童遥很乖巧。

        “大哥,你介绍完了童小姐,我也有一个人给你介绍一下。”文一恩挽着已经被冷落在一旁许久的乔冷带到了文一泽的面前,“大哥,这是乔冷,我想你应该听过的。他是我老公。老公,这是我大哥,文一泽。”

        文一泽早就听过乔冷的大名,京港市三大公子之一,俊美倾城,气度卓然,乔家唯一的继承人,身来就拥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优势。

        只是这样优秀男子却成了文家的女婿,并非他贬低自己的妹妹,而是文一恩还不足优秀到以走进他的世界。

        文一泽知道他是文一恩的老公时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墨眸中也划过讶然。

        “乔冷,你好。”乔冷向文一泽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两人身高相当,文一泽面带着微笑,伸手去握住了乔冷的手,“文一泽,你好。谢谢你照顾我妹妹,她从小就少根筋,有你照顾她我很放心。”

        “大哥,你是不是我亲哥,怎么可能在我老公面前拆我的台。你是不是不想你妹妹我幸福?还是嫉妒你妹妹我找了这么优秀帅气的一个老公?”文一恩听到文一泽说她的不是,怼对他,可是兄妹之间的那种感情却非常深厚。

        “我当然希望你能幸福,如果他欺负你,大哥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帮你欺负回来。只不过怕的是你到时会心疼。”文一泽调侃着文一恩。

        “大哥,我才不心疼呢。”文一恩不满的皱了一下俏鼻,“随便你欺负回来。”

        “口是心非。”文澜就戳穿了文一恩,说着公道话,“他宝贝你都来不及,哪舍得欺负你。我看只有你欺负冷的份,别仗着自己怀孕了就无法无天了。你姑姑我眼睛可是雪亮的盯着你呢。”

        文一恩则俏皮的轻吐了一下粉舌。

        “姑姑,没事的。媳妇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乔冷十足的宠妻,一点也不介意被心爱的小妻子欺负。

        怀孕?

        文一泽又受到了一丝的冲击,文一恩不仅仅是结婚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看着文一恩与乔冷相视而笑,美丽的脸庞都散发出幸福的光芒,也感染到了他。

        童遥见文一泽发呆,伸手扯了一下他:“文大哥……”

        “嗯。”文一泽侧眸看了一眼童遥,“我们去吃饭吧。”

        他们一行人差不多两桌的亲朋好友自然是去霍靖棠开的棠煌酒店吃饭,乔冷早就已经预订好了桌位,只为庆祝这一刻。

        他们下了台阶,范盛宇正要上车,却看到他们一行人热闹地走过来,看到安然回来的文一泽,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文一泽也感受到了范盛宇的视线,他墨眸染笑,表现得很平静:“盛宇,已经中午了,不如一起吃个饭。”

        “吃饭就不必了。”范盛宇冷冷拒绝。

        “盛宇,我们差不多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了。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我觉得我有很大话要和你说。关于你的太太沐清荷的你就不想听吗?”文一泽温和的笑脸与范盛宇铁青的冷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范盛宇盯着面前温文而笑的文一泽,却觉得他眼底带针,冰冷而扎人。

        那个时刻都散发着温暖的男人此刻身上的气息像是沾染着背极的寒风般刺骨。

        他觉得那以前那个文一泽已经死去了,现在回来的不过是想复仇的男人。

        “如果你是想说清荷和你以前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范盛宇拉开车门,背对着曾经的好友,“我还有事,失陪了。”

        “如果盛宇你不想听,没关系,我想媒体会很感兴趣沐清荷身上的不堪秘闻。”文一泽薄唇扬起,眸光冷锐。

        范盛宇拉门的手一顿,闭眸犹豫着。

        他们的聚会他去只会格格不入,只会受到更多的羞辱吧。

        文一泽这就是在威胁与逼迫他。

        “一泽,我想我们可以重新约个时间聊。”范盛宇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盛宇,这一次我回来的确是不会走了,我是有很多时间,但不是用来将就你的。”文一泽几近无情的话打破了范盛宇的心里那一丝幻想的,“做了什么因,自然就要得什么果。盛宇,这是天意。”

        文一泽不再多废话,潇洒地转身离开。

        “大哥,那种人不值得你去问候。如果不是他和沐清荷勾结起来,你也不会命悬一线。”文一恩劝着文一泽,“离他越远越好。沐清荷得到了应该有的惩罚,他的报应也不会太远了。”

        范盛宇见文一恩那种嫌弃的目光像是自己带着什么可怕的祭酒病毒一般,甚至觉得他也该如沐清荷一样得到惩罚好像才能解气。他的内心震荡,碎成一片一片。

        “恩恩,我从没想过要这样伤害你。”范盛宇解释着。

        “范总,你和沐清荷是夫妻,你也说过要与你的太太患难与共,她做的事情就有你的一半。所以不要再说什么你没想过这样那样!骗鬼去吧。”文一恩言词犀利而无情。

        她不能忍受沐清荷为了报复她而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好像他人的生命只不过是一场儿戏而已。还好乔冷没有出什么意外,否则她会和他拼命也不会放过他。

        “我们走吧。”文一泽面对文一恩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完全是一个宠妹的哥哥。

        范盛宇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冷风过境,心田上一片荒芜。

        只剩他一个人在他们的热闹之外。

        他收紧垂放在身侧的手,指尖戳着掌心。

        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足足有十分钟之久,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盛宇,想要对付文一泽,我有办法。”

        .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185岁 媳妇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