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18 4岁 新的证人竟然是他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18 4岁 新的证人竟然是他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乔冷和文一恩没有去医院,午饭后休息了一会儿便回了文家,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姑姑,文一恩现在怀孕后觉得自己又特别得想家,想见姑姑。.

        周末,文澜一般也是不外出的,会在家里种种花等修身养性。

        文一恩回来就看到文澜正在后院的花圃种着花,身上穿着休闲装,包着头巾,系着围裙,戴着手套,全副武装着,十分的朴素,完全看不出她是那个在经历商场沉浮的干练女人。

        “姑姑。”文一恩冲着文澜挥手,笑容灿烂。

        文澜看到远处的文一恩,站起身来,然后擦着脸上的汗水,露出慈爱的微笑:“你们突然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我好让管姨买点菜,做点好吃的给你们尝尝。”

        “姑姑,都是自家人,吃什么不重要。”文一恩走近本能地想抻手去拉文澜的手。

        文澜却退后一步躲开了:“我身上全是泥土。”

        “那姑姑先去换衣服吧,我和冷到客厅里等你。”文一恩挽着身边的乔冷,“姑姑,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好。”文澜拍了拍身上的多余的泥土,把围裙,头巾,手套等全摘了下来,换了鞋这才回了屋里。

        文一恩和乔冷坐在客厅里,管姨替他们泡了茶。

        “管姨,恩恩她不能喝茶,给她来杯鲜榨的果汁可以补充营养。谢谢你。”乔冷很客气礼貌。

        “好。”管姨离开去榨果汁。

        果汁榨好后,管姨重新送出来时,文澜也换了衣服下来,一套浅色的中国风飘逸长裙,上面渲染着水墨桃花,粉色朵朵,添加几分妩媚。

        文澜的五官很精致,年轻时的美丽并没有因为岁月而逝去,却转化成了成熟与优雅。

        她气质很好,与乔未相比,不相上下,只是乔未楚楚怜人,更让男人为之心疼。

        “小管,最近我都不喝果汁,你忘了吗?”文澜见管姨端着果汁,以为她记错了。

        “大小姐,这是姑父让我给恩恩榨的。”管姨把果汁放到了文一恩的面前,“你的花草茶我已经给你泡在壶里了。”

        文澜看向文一恩:“你一向不是喜欢喝花草茶加点蜂蜜吗?什么时候喜欢上果汁了?”

        “姑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乔冷插进话来,轻握着文一恩的手,“恩恩怀孕了。”

        文澜正拿起茶壶要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上花草茶,却因为听到这个意外的好消息而抖了一下手,茶水洒在了茶几几面上。

        “恩恩怀孕了?”文澜激动地放下了水壶,惊喜地看向文一恩,后者幸福的点了点头,白晳的脸庞上浮起了一丝丝的羞涩的红晕。

        在得到了文一恩肯定的答案后,文澜也开心极了:“那我就是要当姑婆了?”

        “不,是外婆。”文一恩纠正着,“姑姑,虽然我一直叫你姑姑,可是你养育了我,视我为亲生女儿,你和我的亲生母亲没有两样,况且我的父母早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你就是我的妈妈,是我宝宝的外婆。姑姑,我爱你,也谢谢你。”

        文澜因为感动而眼眶湿润:“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在身边我也很满足了。好,外婆就外婆。”

        文澜与文一恩双手交握在一起,感到欣慰无比。

        “那……个好像明天沐清荷的案子就要开庭了是吧?”文澜问道,日子她是记得的。

        “嗯。”乔冷应着,“姑姑放心,这一次证据确凿,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未能脱罪的。至少能让她在牢里安坐地待一段时间。”

        “你办事情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文澜停顿着,还是压下了想要说的话,“这件事情后,风雨也算告一段落了。你们一家人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文澜想有些事情还是放在心里,不说出让文一恩和乔冷困扰,上一代的事情还是让她去解决吧。

        “既然回家了,那今天就好好陪姑姑吃饭。”

        文澜因为开心,便和管姨一起亲自下厨做了文一恩和乔冷喜欢吃的菜。

        一家和乐融融。

        第二天便是沐清荷案子开庭的日子到了,文一恩早已经排好了假,乔冷也安排好了工作。

        他们在开庭前的半个小时就达到了法庭。

        因为接手这案子的是国内知名的黄金律师沈淳,加上又是乔家新晋少奶奶文一恩和范家的新媳妇沐清荷之间的恩怨对决,加之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家族,自然会引来特别的关注。

        而和乔冷,文一恩,沈淳一起到达的还有乔冷的好友当他们一行人到达法庭霍靖棠关语岑夫妇,白雪霄席言夫妇,还有钟浪,裴舟,她的好闺蜜秋雨浓和林玫……都为了他们打气加油。

        当他们这么多身份重要的人来到法院时早已经挤满了记者,将整个法庭的大门外围得水泄不通。

        记者的话筒和摄影师的镜头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一行都是俊男美女,谋杀了无数的胶片,热闹程度比明星走红毯还有热烈。如果背景不在是法庭外面的话,真以为是他们参加某宴会呢。

        而那一边沐清荷的代表律师金权和范盛宇,范思敏也到了,范家父母却没有露脸。人家一点就可以看出范家人对沐清荷的态度。

        加之已经不承认她是沐氏千金地位的沐家没有任何人出席,所以一致都认为沐清荷现在的处境非常不乐观。

        和沈淳相比金权在业界的地位自然没有他高,但是他胜地业绩稳扎稳打,从小业绩做起,一点一滴的积累起了他的口碑和成业绩。

        不过金权和沈淳还没有正面交锋过,这是第一次,所以他对于这一场官司也是十分有看点。

        “沈律师,对于这一次的官司你有什么想法?觉得自己有几分胜算?”

        “其实就一个想法那就是好好地替我的委托人争取最大的权益,保障她的安全。”沈淳回答得很公式化。

        “金律师,听说沐清荷小姐这件官司很难打,所有的证据都对他很不利,你有信心吗?”

        “做我们这一行没有信心怎么能行。”金权笑道,说话是滴水不漏。

        记者见在两位大律师这里是挖不到什么新闻价值,便把话题转移到了乔冷和范盛宇的身上。

        “乔公子,你太太的案子开庭,像霍总,白总,钟少这么多人都来了,是想从气势上压倒范总吗?”

        “你说错了,我们这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乔冷抬眸看向只有三人成行的范盛宇那方,一句话也堵了记者的嘴,也羞辱了范盛宇。

        连记者听了都背脊都在冒汗,笑哈哈地转向范盛宇:“范总,你相信你的妻子沐清荷小姐是清白的吗?”

        “不管庭审的结果是什么,我会和我妻子共同承担。”范盛宇自然是要表现出“好丈夫”的一面,他们范氏集团已经经不起更多的负面新闻了。

        “听说沐小姐出事后你的母亲曾让你和沐小姐离婚,而你却不离不弃,加上刚范总这一席话,可见范总为人深情。”记者替范盛宇塑造了一个深情丈夫的美好的形象。

        “夫妻本就是一体,共患难是应该的。”范盛宇也想借这一点形象挽回一点以前不好的影响。

        文一恩听着范盛宇说的那些虚伪的话就觉得想吐,她胃里就泛起一阵阵的不舒服,伸手捂住了嘴。

        “又不舒服了?”乔冷见她脸色又不好了。

        “没事,就是觉得恶心。”文一恩摇头,“我们进去吧。”

        乔冷带着文一恩先进去了,他们一行人进了休息室等待着开庭。

        文一恩坐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

        乔冷去倒了温水来给她:“喝口水。”

        乔冷握着她的手,感觉到她指尖的冰冷:“没什么好怕的,沐清荷又不能吃了你。一会儿该你回答问题的实话实说就可以了。况且我还在。”

        “嗯嗯。”文一恩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可是内心却依然有那么一丝的压抑。

        她从没想到她和沐清荷之间会从同学朋友走到敌人这一步,更没想到她为了范盛宇而想要致她于死地。

        现实永远都是这样的残酷,让你学会接受。

        “小恩恩,有我在这里,啥都别怕。”钟浪依旧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一切就交给老沈了。”

        钟浪轻拍着沈淳的肩,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别把我捧太高,摔下来会很疼的。”沈淳可不接受这样的恭维。

        乔冷抬起视线与沈淳相对:“老沈,今天要辛苦你了。”

        “其实这案子证据凿凿,一会儿辨论起来也不会太费事,如果沐清荷态度好自己认了罪那也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这可能是我从业以来接得最轻松的案子。谈不上什么辛苦,到是你费了不少力气。”沈淳耸一下肩,一派的轻松。

        乔冷心里明白自己不费这力气的话无法让沐清荷伏法,也无法让文一恩能安全。

        开庭的时间到了,今天来听审的人非常之多,挤满了观众席。

        乔家的长辈也来了,除了乔未和蒋莱,可见文一恩在乔家的地位。

        还有文澜,带着管姨一起来的。

        他们都是文一恩身后最强大的力量,支持着她。

        按照惯例,开庭的时候,审判长查明当事人是否到庭,宣布案由;宣布合议庭的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的名单;告知当事人有权对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申请回避;告知被告人享有辩护权利。

        先起立肃静,向法官致敬,审理正式开始。

        文一恩坐在原告席位上,只要一侧头就能到了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的乔冷,他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带着鼓励,让她心安。她回以一个浅笑,深吸了几口气,坦然地面对今天的庭审。

        而沐清荷被警察带上来,她穿着平时的便服,化了淡妆,只是看起来似乎清减了不少,明眸也失去了曾经的光彩与明艳。

        今天第一个出庭作证的人便是马勇。

        他是整个案件里最重要的证人,因为他直接受命于沐清荷。只需要他的指证,沐清荷便不可能轻易脱身。

        沈淳先简述了一下文一恩绑架案,然后向马勇问话:“你为什么要绑架文一恩小姐?还是有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吗?她在场吗?请你指出来。”

        马勇抬眸看向沐清荷,然后缓缓地抬起手指着她:“是她,沐清荷。”

        “请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明一下。”沈淳手里拿着马勇当时的在警局里的证词对比。

        “我是为了报复乔鼎集团总裁乔冷收购了我们公司让我失业所以想报复他。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能接触到他。所以在沐清荷小姐向我透露乔冷更在乎的是他的太太文一恩。所以她让我和她演了一场戏,从另一个女人也就是乔冷的表妹蒋莱小姐口逼出去找文一恩报复的话来。也就此把一切责任推到蒋小姐的身上。而我也就按和我沐清荷的计划在文一恩下早班回家的路上去碰瓷。”马勇老实的交待着当时的事情经过,“……随后我就把文一恩绑架了,并借此引来乔冷,纵火烧人,只为想让乔冷付出代价。”

        “那这一切都是因为被告人教唆你才犯下的绑架罪,故意杀人罪。”

        “绑架文一恩是沐清荷小姐教的,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把文一恩医生怎么样,我只是想让她作饵,目的是想报复乔冷,因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马勇愤怒的目光看向观众席上的乔冷。

        “商场上瞬息万变,自有法则,与本案无关。”

        “刚才证人说了我的当事人只是怂恿他绑架文一恩,后面的纵火伤人一事我的当事人并不知情,所以她并没有故意伤人。”

        “但是也没有语气说明沐清荷小姐一点都想伤害我的当事的想法做法。说到这里就要说到医院里被告人从电梯上摔倒诬陷我的当事人一事。我想大家都知道沐小姐已经当众道歉,承认是她栽赃陷害。既然她已经有了前科,我很怀疑这一次这样好的机会她会放过。”

        “我反对原告律师无端恶意的揣测。”

        “反对无效。”

        “休庭十分钟。”

        在休息室里,乔冷拧眉,一直握着文一恩的手。

        沈淳坐那里,分析着:“没想到马勇竟然最后把故意伤人这一罪给沐清荷抹掉了。那么她就只犯了教唆绑架罪,加上之前的诬陷罪,算不了十恶不赫。如果她认罪态度好,沐清荷最多关个一到三年吧。冷,你想她待几年?”

        “如果她不思悔改,判个无期又有什么用?我觉得她好像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乔冷从沐清荷平静的眼眸里读取到了太多的讯息,“她在意的只是范家和范盛宇的态度吧。这应该才是能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不如就让范盛宇来解决这个有污点的妻子吧。如果她关得太久,范家那边也会闲太清静。范盛宇深情丈夫形象的面具就没有人可以去撕下来了。判多少年都可以,我要的他们都鸡犬不宁。”

        休庭结束继续激辩时,沈淳引荐了一名新的证人:“法官大人,我请求让我的新证人上庭作证。”

        法官同意后,新的证人走向了证人席位。

        而文一恩和沐清荷,还有范盛宇在看到来人时,双眸都写满了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新的证人会是他。

        而在被告席上的沐清荷也是脸色惨白,平静的眼眸终于有了一丝的波澜起伏。

        而文一恩则是眼眶瞬间湿润,激动地咬紧了唇。

        ------题外话------

        案子的过程写得肯定是不专业的,只是要表达一下情节而已,亲们不必较真,看过就好。

        .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18 4岁 新的证人竟然是他”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