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猫游戏平台-博猫游戏-博猫平台 >> 玄幻魔法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介绍页 >>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列表页 >>  宠妻180岁做污点证人,指证沐清荷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章节报错
    选择背景颜色:

    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 宠妻180岁做污点证人,指证沐清荷 文 / 叶清欢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乔冷点到了蒋莱的名字,这让一直处于小心翼翼状态的蒋莱没差点掉了手里的筷子。

        本来就紧张的她更是提心吊胆的,她轻咬了一下唇:“表哥,我……我吃过饭回家还有事要做。”

        她找了一个借口要离开这里,不想和乔冷有正面的接触。

        虽然她一直想要靠近乔冷,想要离他更近一些,想要得到他的关注,可是自从文一恩被绑架,乔冷冲进炎场救她,两人差点同归于尽后,加上沐清荷又被拘留起来,她就没有一天安稳地睡着过。

        她总会在半夜里惊醒,她总会听到乔冷的名字就会颤抖。

        她会每天关注关于沐清荷的新闻,关于这件案子的进展。

        她怕自己也会像沐清荷那样被关起来,她还年轻,她不想自己后半生就在暗无天日的牢里度过,她不想自己的青春就在那里流逝,看着自己年华逝去。

        文一恩和乔冷出院那次,她都是故意淋了冷水把自己弄感冒发烧的,才有理由不能来乔家与他们碰面。她一直让自己处于一种被忽视的状态。

        就这样过了好久,她见乔冷对她也没有任何的为难,她这一次才敢来,她是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没想到还是被他给点到了名。

        蒋莱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剧烈的跳动,仿佛在崩裂的感觉。

        “就几句话而已,耽误不了你的太多的时间。”乔冷依旧闲适地喝着碗里的汤,低垂的眸子连抬都没有抬一下。

        乔冷是十分淡定而平常的,而蒋莱的内心是七上八下的,她完全根本看不透乔冷,永远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最可怕的是你根本看不穿对方,而对方早已经扼住你的喉咙。

        现在蒋莱就是处于这样的状态,所以因为迷茫而害怕。

        乔未自然是了解的,她替蒋莱说了一句话:“冷,最近一段时间莱莱的身体都不好很好,所以要不改天再聊?”

        “也可以。”乔冷优雅地放下手中的汤碗,“只是我不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乔未和蒋莱的内心都一震,虽然乔冷并没有说明情况,但他们深知和沐清荷的案子有关。

        毕竟下周一沐清荷的案子就要开庭了,而蒋莱和沐清荷之间的关系……就算所有人不知道他们接触过,但却不保证乔冷一无所知。

        他的话里的那丝威胁的意味听在他们的耳朵里是很明显的。

        “那说一两句也没关系。”乔未微笑着,但笑得也有些牵强。

        蒋莱也点了点头,现在他们没有任何筹码和乔冷较劲。只能乖乖听他的说的做。

        吃过饭后,霍仲晴把张嫂蒸好的蛋羹端给了乔冷:“去吧,给恩恩送上去。”

        乔冷接过托盘,对蒋莱道:“你在客厅里等我一会儿。”

        蒋莱如坐针毡,双手放在膝盖上,僵硬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乔冷端着托盘转身往楼梯而去。

        蒋莱看着乔冷高挺的身影,感觉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

        坐在她旁边的乔未伸手过去握着她的手,安抚着她:“没事的,长辈都在这里,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况且妈会一直在你身边。”

        “妈,谢谢你。”蒋莱的心还是没有一丝的缓解。

        乔冷上了楼,把蛋羹给文一恩送到了床头。

        文一恩也没有睡着,只是躺着感觉要舒服一些。

        她看到乔冷进来,便坐起身来。

        乔冷放下托盘,准备去扶她,替她垫了一个软枕在身后:“我让张嫂给你做的蛋羹。你吃吃看。”

        他坐在了床沿边上,端起碗来。

        金黄的香软的蛋羹,上面还有一瘦肉末,看起来非常可口的样子。

        虽然没有鸡汤那么让人想发呕,但文一恩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又不想扫了乔冷的兴,更不想让他担心。

        “我不想吃肉。”文一恩现在看着肉就有些难受,胃里就不舒服,“要不你吃掉吧,我就吃蛋好了。”

        “好。”乔冷依着她,拿起勺子把上面一层碎肉末吃了,然后才舀起一口,吹了吹,再送到她的面前,“张嫂放了一些酱油,吃起来更香。”

        文一恩张开口,吞咽下软软滑滑的蛋羹,入口即化,唇齿间留香。

        她感觉还行,努力地让自己吃着。

        乔冷一口一口喂着她,十分的有耐心,看着她的眼底都是一片温柔,溺得可以让人永远沉沦。

        文一恩终于吃完了一碗蛋羹,乔冷取了一张纸巾替她轻拭了唇角的汁水。

        “我一会儿再来陪你。”乔冷收拾好碗,离开前轻啄了一下她的柔软的唇,顿时让措不及防的文一恩微红了脸。

        乔冷下楼后,把托盘交给了张嫂,便对蒋莱道:“我们去书房谈。”

        “哦……”蒋莱机械性的应着,手心里早已经满满是汗水。

        “冷,我能陪着莱莱吗?我怕她一会儿会说错话惹你不高兴。”乔未主动提议,“有我在旁边也好提醒着她一点。你也知道她还年轻不懂事,个性也有些迷糊,有时候做错事,说错话也不知道。”

        “姑姑,我还不至于把蒋莱给吃了。你不必这么紧张。”乔冷微微勾唇,“如果你要陪着我也没有意见。要不姑父也一起来吧。或者我们就在这里谈。”

        “不——”蒋莱立即站了起来,一张小脸煞白,“表哥,我们单独谈。”

        蒋方亭早就觉得今天的乔冷和蒋莱之间有些不对劲,便插话道:“冷,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想做为蒋莱的父亲是有权知道她的一切。”

        “方亭,两个孩子之间要谈点事,我们做长辈的就不要插足了。”乔未说着蒋方亭,“要给孩子们空间。”

        “那你刚才还说要陪莱莱去?”蒋方亭侧眸对上乔未的眼睛,她有些本能的躲闪着,“我……我不就是随口一说嘛。你们去书房谈吧。我们都不打扰你们。”

        “表哥,那我们过去吧。”蒋莱起身,想要离开这里,不想长辈知道。

        “冷,是不是蒋莱又闯什么祸了?你不需要顾忌,就在这里说。我必须知道。”蒋方亭越来越觉得有问题,“蒋莱坐下,哪里都不许去。”

        其他长辈也感觉到了气氛低沉了,江美芝道:“有话好好说就行了。”

        乔冷没有开口,想了一会儿后:“我其实不想在这里说这件事情,但是关系到下周一开庭的案子,所以蒋莱是我说还是你说?”

        蒋莱心尖颤得慌,感觉眼眶都在酸涩难忍:“我……表哥……我错了,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那个女人挑拨我,利用我,我也只是一时昏头了,说了不该说的话,但绝对不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我对天发誓!”

        蒋莱完全崩溃了,她抬起右手做发誓状。她泪眼汪汪的,可怜巴巴地看着乔冷,只希望乔冷能放过她。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想在害我,但却想要害恩恩是吗?”乔冷抓着她字眼里的漏洞。

        “不不不,不是的,我只是逞了嘴上之能,但我并不敢有什么动作的。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做的,真的和我无关!表哥,你要相信我。”蒋莱摇头,有些慌乱,但更多的是害怕。

        “你早已经不配得到我的相信。”乔冷长身玉立,雪白的衬衣衬得他眉目清冷,墨眸暗异常,“蒋莱,无论谁做错了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你看沐清荷就是一个例子。她害人终究是害己。”

        蒋莱一听到沐清荷的名字,想到她现在的凄惨处境,被沐家人抛弃,又被范家人嫌弃,她的人生敢已经一败涂地。

        未来等待沐清荷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蒋莱一想到这里,她的腿就发软,整个人就在乔冷的面前直直地跪了下去。

        眼泪从她那双好看的棕褐色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她一边凄苦的乞求着:“表哥,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

        她哭得梨花带雨,却勾不起乔冷一丝的同情心。

        他居高临下看着跪倒在他面前哭得可怜的蒋莱,依旧是面无表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致远先发话,也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蒋方亭眉头紧蹙,走到了蒋莱的面前,大声的质问着她:“你到底又什么了什么事情?”

        乔未上前拉着生气的蒋方亭:“你先别发怒啊,有什么话好好说,你这样吼她有用吗?”

        蒋方亭轻甩开了乔未的手,一向温和的他眉间带着凌厉:“乔未,就是因为你这样护着她,纵容她,所以她才不知道天高地厚,胆大妄为!你最好不要再多说一个护着她的字,否则就算有爸妈在这里我也会翻脸!”

        乔未愣在原地,抿紧了唇,脸色难堪。

        “你自己说到底又做了什么让冷如此生气?”蒋方亭再一次问着蒋莱。

        蒋莱也只是哭,哽咽着半天也只吐出一个字来:“我……我……”

        “你可以不说,但以后也别再回蒋家,也别说你是我的女儿!我蒋方亭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蒋方亭深深吐了一口郁结在心口的浊气。

        “爸,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蒋莱拉着蒋方亭的裤角,“我只不过是被沐清荷利用了而已……”

        “还是我来说吧。”乔冷淡扫过泪流满面的蒋莱,“她和沐清荷认识后很快成了知心朋友好姐妹,沐清荷说什么她听什么,把恩恩当成了最大的敌人,甚至挑唆那个马勇找恩恩报仇,所以才有后面的恩恩被绑架,陷于危险之中的事情……”

        乔冷简单地阐述了一下情况。而蒋方亭一听蒋莱竟然和沐清荷狼狈为奸,气得差点呕血,他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蒋莱打得趴倒在地上,隐约可见她的唇角边淌下了一丝血丝。

        “你简直就是无药可救!”蒋方亭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蒋莱一而再,再而三的捅出大娄子。

        “我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是沐清荷做的,是她设计我的。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谁。”蒋莱委屈地替自己辩解,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

        乔冷接过话:“虽然你是被沐清荷挑拨的,但若你心中对恩恩没有半丝的仇恨,也不至于会这样。而你竟然联合着外人来对付自己的亲人,蒋莱,就算你是被利用的,也是被利用的心甘情愿,也只能说明你愚蠢。现在沐清荷是什么样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如果你不想和她去牢里做伴,你想想你该怎么做?”

        “我……我怎么做?”蒋莱问着乔冷,早已经顾不上脸上和唇角的疼痛。

        “做污点证人,指证沐清荷。”乔冷替她指了一条路。
    (快捷键←)上一节  本书目录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合作伙伴|会员注册|帮助中心|留言求书|网站地图
    如果您认为《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不错,请把《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跟进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最新章节更新
    小说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吧无弹窗的最新章节“ 宠妻180岁做污点证人,指证沐清荷”由网友上传并更新,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多谢支持与理解,请支持正版阅读!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 备xxxxxxx号